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陈明:跨学科的探索——艺术与神经科学的结合

2016-08-11 10:59:59 来源: E演学刊 作者:陈明

摘要:当代西方人对“什么是艺术”这一课题的讨论和研究,虽然没有一个大家都能公认的结果。但是,这些讨论和研究在很大程度上支持“艺术作品归根结底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媒介”这一学说。于是,人是怎么通过艺术作品这一媒介来表达自己及影响他人的情绪和思想便成了学者们研究的…

  当代西方人对“什么是艺术”这一课题的讨论和研究,虽然没有一个大家都能公认的结果。但是,这些讨论和研究在很大程度上支持“艺术作品归根结底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媒介”这一学说。于是,人是怎么通过艺术作品这一媒介来表达自己及影响他人的情绪和思想便成了学者们研究的对象。符号学在过去的近一个世纪里对美学的研究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但当它涉及到观赏者的领域时,却一筹莫展。美国是一个讲求使用和论证的国家。比如,官方不认可中药,是因为没有数据来测量它的有效性。那么,如何来测量艺术品在观众心理和生理上的效果呢?

  二十世纪下半世纪,在分子生物学, 电子生理学,计算神经科学方面的发展,使我们对人脑的研究更加深入,具体和科学化了。在认知系统的研究中,当我们把今天新型的测量技术,如神经影像学方面的(包括功能磁共振成像,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单光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扫描),电子生理学方面的,人类的遗传分析学方面的技术和认知心理学试验中所用的复杂技巧结合起来,我们就能够了解人脑是如何结构,工作,和发展的,并能看到人的认知和情绪是如何由特定的神经区域分管。近年来,美国的神经科学家和艺术家们正联合起来进行一系列跨学科的研究。不久的将来,我们就会有统计数据对艺术作品特定方面的效果做生理学上的论证。

  以下的这篇文章摘自于“美丽的大脑”这个旨在探讨艺术认知的英语网站(http://thebeautifulbrain.com)。作者诺亚·哈顿是此网站的主持人。导演诺亚·哈顿常居纽约,经营着他的Couple 3电影制作公司。诺亚的电影首秀《原始独立(Crude Independence)》入围了2009年西南偏南电影节(SXSW Film Festival), 并且在同年的牛津电影节中获得最佳纪录长片奖。2010年,他开始拍摄一部长达十年的与蓝脑计划相关的纪录片。2011年,他为《科学美国人》杂志导演了三十集系列短片。他2012年的作品《两天的国王(King for Two Days)》是一部关于爵士鼓手大卫·金(Dave King,The Bad Plus乐队成员)的音乐会电影,已于同年在“辽阔天空”纪录片电影节(Big Sky Documentary Film Festival)进行了首映。2013年,他与“人脑地图”会议合作,策划了一场名为“主观共鸣图像”的国际性展览;同时,他也作为演讲嘉宾出席了在威尼斯双年展举行的神经美学协会座谈会。诺亚毕业于卫斯理大学,主修艺术史和神经科学。

  艺术与神经科学的结合

  2012年9月9日,诺亚·哈顿著(Noah Hutton)

  为了准备这个周四即将在纽约布鲁克林“三号艺术区”举办的题为“大脑如何观赏艺术”的研讨会,我草拟了一份提纲。这份提纲意在介绍当前神经科学与艺术的对话中,人们对这一通常被称做“神经美学“(neuroaestherics)课题的几个截然不同的研究角度。这份提纲很可能并不完全,它只是我的一个尝试,希望可以迅速地将该领域研究的各条进路和思潮整理归纳在一起。因此,有任何需要补充之处,欢迎读者通过留言的方式提交。

  以下是我整理出的三条研究进路:

  一、艺术—>大脑,用大脑感知艺术

  这条进路是在研究当艺术进入大脑后发生了什么:对于艺术品,我们的大脑如何做出重构、估价,以及确定评价。这不仅包括由下而上的传导(通过感官,信息被输入大脑后逐渐向上传导,最终到达大脑外层[1]),同时也包括由上而下的传导(内心的预期会影响观看及聆听的过程;拼合的记忆会歪曲真实的所见所闻)。上述传导就是目前神经美学领域研究所关心的主要问题,也是大部分关于艺术与大脑的著作的主要论题。该进路最感兴趣的问题在于对基本审美细节的感知和分析:我们如何看见颜色、发现运动、听到声响、认出人脸、感知节奏,以及我们如何通过每一种感知系统的特性来看出大脑是如何将这些元素连接在一起的。然后,在更高一个层次上,我们才能着手揭开大脑中主管情绪和执行的区域的秘密,并尝试理解这些区域如何介入我们对艺术作品的欣赏和创作。艺术的效果与下述感受相关:通过大脑杏仁核(amygdala)产生的恐惧感、在伏隔核(nucleus accumbens)中生成的快感、在前额皮质(prefrontal cortex)中生成的神秘感和问题解决能力,以及在脑岛(insula) 中生成的厌恶感。同样处于这个较高层级的,是我们对于作品的移情作用——不论是电影中的一个角色,还是歌曲中的一段旋律——以及这种移情作用由上而下的控制,这种控制影响着我们对手头艺术作品的看法。

  这条进路可以适用于任何进入大脑的艺术形式,例如:

  视觉艺术。大脑如何观赏绘画及雕塑,从颜色、亮度到脸部和透视,也许,专家们包括利文斯通(Livingstone)、泽奇(Zeki)和拉马山德朗(Ramachandran)正在做的最多的是这方面的研究工作。这是一个关于上述大师们在视觉神经美学方面作品的概览,还包括伯维尔·康威(Bevil Conway)的播客(podcast),他是一位神经学家兼画家,对这两个领域的关系十分感兴趣。

  音乐

  这个分支的研究从耳蜗中机械传感器对声音的接收,发展到声音在听觉皮质的处理,以及音乐激发我们产生的丰富绵密的情感。《大脑是这样听音乐的(This is Your Brain on Music)》是这个领域中的一本流行读物,作者丹·莱维丁(Dan Levitin)考察了音乐的神经科学研究成果。我们已经在别处提到过查尔斯·林姆(Charles Limb),他的研究对象是即兴爵士音乐家们的大脑。很多实验室的研究也涉及这个领域,请读者在留言框内写下你所了解的具体实例。

  文学

  尽管也产生了一些有趣的研究,这大约是运用当前神经科学领域的工具进行研究的艺术门类中最模糊的一个研究对象了。与文学相关的真正科学研究只涉及阅读中的最初级阶段——一个词汇或一个语句,及其它们与神经系统的关联,这可以通过核磁共振成像扫描仪看到。下面一篇刊登在《纽约时报》的文章,就是关于一项针对书面词汇的神经学核磁共振成像的最新研究。这个领域的另一分支是把文学置于达尔文进化论的语境下——下文是《美丽的大脑(Beautiful Brain)》的撰稿人本·埃尔里奇(Ben Ehrlich)针对该领域撰写的综述性文章“文学达尔文主义者(Literary Darwinists)”。

  舞蹈

  这个方向的研究是关于大脑对运动的感知,以及——这也许是最为重要的——所谓镜像神经元系统。鲁本博物馆的脑电波系列展着重介绍了编导马克·毛里斯(Mark Morris)和神经学家伯维尔·康威就舞蹈与大脑的关系进行的讨论。认知神经学家马克·山吉斯(Mark Changizi)关于舞蹈、音乐以及大脑之间联系的理论也值得一看:山吉斯认为,长时间的文化选择使得我们的音乐听起来越来越类似于人类的运动。

  戏剧和电影

  戏剧和电影与大脑有着一种特殊的关系(详见下一段)。对二者的研究必须建立在最广义的概念上——与视觉艺术和音乐不同,戏剧和电影所激发的确实是一种多感官的体验,因此很难在一个孤立的知觉系统的维度内进行研究。最近在这个领域里,尤其是在神经电影学领域里,其研究有了一些进展,(《神经学批判》刊载了一篇不错的领域综述)。

  二、艺术<—>大脑,艺术和大脑之间的平行关系

  在这条进路中,我们把艺术和大脑平行而观,考察思考过程和思考成果(即艺术作品)之间的相似点。我认为正是在这条进路下,关于电影和戏剧的讨论才真正有了飞跃。特别是电影,由于它审美和情感上的丰富性(最佳观赏空间是黑暗的电影院),成为与人类意识中的感官和情绪之统一——更确切地说是与存在于人脑活动中“人类的梦”——联系最为密切的一种艺术形式。

  下面是对这种平行关系更进一步的想法,特别针对电影而言。

  一部电影是一个建构出的主观体验,这点很像一个人自己的意识。电影的建构包括编辑(有选择性地反映我们自己的记忆,有时是修饰过的记忆)、取景(例如我们从哪里看、如何听、镜头的先后顺序),和节奏(例如日夜、动作模式、跳动的心)。

  每部电影都会有一个主题范畴,例如一个历史事件、特定时刻的情绪变化、一个人生命中的一天,等等。这些主题不仅仅是通过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和听到的一切来表现的,还与电影没有明确展示的内容相关。说到电影,我们不得小觑暗示的力量——对于没有言说部分的暗示:我们都经历着的意识只是冰山一角,广阔的无意识体验就藏在表面以下。如此这般,电影不仅反映我们的意识,也就是编辑过的体验,同时也反映无意识,这是指通过暗示的体验,而这种无意识可以为展现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增色。

  三、艺术<--大脑,透过艺术看到的大脑

  这项进路貌似最为少见,但是我认为其中蕴藏着巨大潜力,而且我个人也对此最感兴趣。这项进路认为艺术是观察并且理解大脑中主观和自我意识的重要视角。换句话说,在一次艺术体验中研究大脑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但是一旦我们已经明确了所有主观体验与大脑中神经元兴奋丛和明显的化学物质流的关联,并且了解了大脑的构造,也许我们就应当把艺术看作一面对主观体验内部格局的独特反映的镜子。因为,如果说我们已经了解了结构,为了在研究大脑内部各部分(自我意识产生与此)究竟如何运作的方面取得新的突破,我们就需要更仔细地研究艺术的不同形式和风格是如何真实反映其产生地——神经系统的格局的。据我了解,约翰·奥涅安(John Onian)的“神经美学史(neuroarthastory)”是目前与本进路研究联系最为紧密的概念(此处还附上了我和奥涅安先生录制的播客)。

  这第三条进路与上述第二条有关,但是在这里,你需要综合第一和第二条研究进路,方能在通过大脑创造和看见的艺术作品中来理解大脑的最高功能。你不能把艺术仅仅作为一件被动的手工作品来看待,它并不是在被神经系统接收后才取得生命、继而被你研究的。在这第三条进路下,你应当把艺术当作一份有生命的、对其产生地——神经系统——的记录。下文就是这条进路研究的一个尝试——我为本网站撰写的关于抽象艺术与其在分层神经体系结构中的根源的一篇论文。

  插图作品介绍:

梅跟·麦格林《神经网络005》美国和异国情调的木材、黄铜、铜,76x18x12公分

(左图)梅跟·麦格林《我与你互惠》紫木、冬青、铜、黄铜、熏黑的钢,96x13x13公分

(右图)梅跟·麦格林《镜像神经元》紫檀木、乌木、冬青、铜、黄铜,18x11x9公分

  咋一看,你不会觉得梅根·麦格林雕塑作品的灵感来自于大脑。但是,如果你仔细观查就不难看出:在这些盘根错节的世界里,艺术家暗示着人脑的复杂性,它的功能和组织原则;而这些因素也就成了她在建筑上探索的无穷尽的主题源泉。

格雷格·邓恩《海马二》金铝箔光漆画,42x42公分,2010年

格雷格·邓恩《两个椎体细胞》金箔光漆画,16x20公分,2009年

格雷格·邓恩《云母和油墨皮质》纸墨盒、云母粉,36x72公分,2010年

  格雷格·邓恩似乎被紧聚在每一平方毫米中神经系统绚丽的图案所吸引。而这样的图案在我们周围比比皆是。他同时还是一位亚洲艺术的崇拜者。在他那优雅的描述神经元或神经区域的作品中,展现出东方艺术那种既富有野性的大胆又不失其简洁,既充满情绪又直接了当的性质。他说,“神经的形态本身就非常雅致和有自发性,就象东方水墨画中的树干和草木。你只要能用显微镜的方式去观察自然,看到自然中的物质都有着相同的形式,只是在不同的尺度中衡量而已。大脑中枝晶分支的形态和树干的分支,路面上的裂痕,俯瞰中的河流和小溪之运动,或是闪电的形态几乎一模一样。这样的形态如果发生在宇宙的尺度,我也不会吃惊。宇宙就是如此组成的。

诺亚·赫顿《结合》水彩画,2012年

  作者简介

  陈明,曾在上海青年话剧团和华盛顿市佛爵莎士比亚剧团工作,并先后在上海戏剧学院,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和肯尼索州立大学任教,现任肯大(College of the Arts,Knnesaw State University)终身教授、舞台美术设计师。

  注释

  [1] 大脑外层在人的记忆,注意力,感知,认知,思维,语言,和意识等功能中都起着关键的作用。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40%当前指数:603
国画400指数

专栏作家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快讯】奉献与传承:贵州民族大
  2. 2【雅昌快讯】“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
  3. 3【雅昌快讯】艺术中的数理逻辑 “花托
  4. 4北京诚轩2016秋拍——龙银瑰宝“浙江
  5. 5“丝路画意”亦师亦友第六届海上画家
  6. 6印谱:渐入佳境的文化收藏
  7. 7【雅昌快讯】“行色”尼瓦尔唐卡艺术
  8. 8【海外】波兰摄影师斩获纪实摄影至高
  9. 9安徽省文房四宝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在合
  10. 10【雅昌快讯】第二届江苏艺博会进入倒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4599636-847yangxiaomeng@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