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新水墨热”一种集体起哄发表于2017-07-21
  李小山:“传统复兴”本身没错,但要看建立在什么基础上。西方的“文艺复兴”运动也是以“传统”为旗帜,但两者的区别在于,我们的“复兴”是朝后看,是用国情的独特性替代普世标准,是以一厢情愿的想象遮蔽了现实存在。它和“大国崛起”幻觉相一致--我知道,纸糊的巨人看起来也算巨人,但实质是什么,应该是一清二楚的。   至于说“新水墨热”,正是在此背景...
中国画坛怎么就成了江湖?发表于2007-10-18
  早些年读过一些金庸的书,对江湖这个概念的印象颇深,昆仑派、天山派等等,武林中人互相拉帮结派而又门户森严。最近,我发现我们的中国画坛也时兴起这一套来了。   上世纪80年代我讨伐当代中国画,称之为穷途末路,“武林”中人不信这个邪,纷纷口诛笔伐,把我批得体无完肤。说实话,我倒乐意让事实来证明我是错的,毕竟都是华夏子孙,龙的传人嘛。但是我错在哪里呢?若干年过去了,眼下连我那时批评的刘海粟、李可染这等...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艺术形态发表于2007-09-12
  对于预见、预测和预言之类,我一向有些胆怯,因为我从经验中发觉,事物的发展演变很难被人确切地把握,无论是理性的尺度还是思维的推论,总有其无可避免的缺陷。大到社会运动,小到个人的日常经历,必然性和偶然性,规律与变异,水的作用更大并更具有影响力,我想一切人为的结论都不会是完整的。但是我不是怀疑主义者,用罗素的话说,怀疑主义是懒人的把戏。我愿不断追究,在一些具体的事物上获取观察的结论。当有人把这个命题...
原创是什么发表于2000-07-18
  我相信,伟大的艺术品都是原创性的,这是一条定律。其实谈到原创,是最近学术界较为热闹的话题,这说明许多年来,国内学术界的自觉意识终于抬头。我摘引我一篇文章中的一段话:“如果说,从金岳霖、洪谦、冯友兰他们那里还看不出对原创性的重视,那么到了当下,学人们的雄心与实际的距离决不比他们的前辈来得短。两者在不同生存条件下观念也不尽相同,后者更迫切更急功近利——这与信息时代的开放性和广泛性交流有关,但是,我...
赞成什么?反对什么?发表于2000-09-16
  在很多场合,我听到一种声音,当下多元化、多样性时代只该做自己的事情,而无需表示赞成或反对的态度——毫无疑问,这是貌似公正实际虚伪的自私的策略。失去鉴别、判断、选择、裁决和大胆的书写,不仅是艺术批评的灭顶之灾,也使艺术本身丧失标准,而标准的丧失将使艺术的历史彻底斩断,变成完全的肆意妄为的胡闹。人们对于90年代以后的中国当代艺术给予过多的学理上的论说,而少有立场和观点的表白,我相信这与我们的处境有关...
睁开眼睛看发表于1994-08-30
  一   被誉为“文化昆仑”的钱钟书标志着这个时代的文化品格,书斋里的学者取代了思想家的位置,这意味着这个时代的知识分子充当的角色缺少光彩。   猖狂之士李敖将知识分子贬低为最卑鄙的阶级,我们完全可以把它当作激愤之词,但如果按传统的知识分子概念来要求知识分子,那么不难看到,由于各个特定阶级受到的压制程度和形式不同,他们早在本质上变得非常软弱和驯服。在发达国家,对现有知识分子概念的解释发生争论...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艺术形态发表于2006-10-23
  内容提要:有关中国当代艺术的出路问题一直争论不休,本文认为,从事物发展的法则看,任何跨越必要阶段所发生的现象,都可能呈现扭曲,但是事物的法则并不是历史的宿命,我们可以从另一个方面和另一种角度来探索。中国当代艺术有其特殊性,即我们目前无法回避和绕过西方这一强大的参照系,我们很多标准来自于西方,而所谓国际化实质上就是西方化。经过若干年的沉淀和积累,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初具规模,多元化、多样性的格局已经...
艺术的评价发表于2007-08-30
  一天上午,从不注重打扮的毕加索西装革履,喜气洋洋走出家门。他要去卢浮宫,那儿有他的作品展出。中午时分,这位名震天下的大师神情沮丧地回来了,家里人追问其缘由,大师叹息着说了一句:他们才是大师啊。以上是毕加索女儿回忆的大师经历。他们才是大师——什么意思呢?别认为毕加索不自信,他曾说过,我是洪流,我将冲垮一切障碍。但是,他心悦诚服承认了这一点:他们才是大师——从古到今,艺术史那一连串光辉夺目的名字。不...
上一页1 2 3 4 ...9下一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