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1981“西安首届现代艺术”文献展始末记发表于2017-01-30
  1981年3月1日深夜,西安古城没有夜生活的冷清街道上,一群黑影如同地下党的特工,从钟楼向四面行进,把一张张展览海报贴在街道两边的电线杆上。第二天,简陋的海报引起行人的注目:西安首届现代艺术展,地址:东大街青年会。   天亮了,青年会骤然热闹起来。青年会是基督教青年会的简称,改为少年宫后,西安人还是坚持叫青年会。这群满怀艺术理想的叛逆者们怎么也不会料到,他们的展览在不断碰壁之后,竟会在一个宗教旧址达...
评啥奖与开啥会?发表于2016-11-29
  我一向质疑当代艺术评奖,因为很难比或不可比。   CCAA2016年度奖邀我当评委,中方评委还有尹吉男和冯博一,外方评委有蓬皮杜艺术中心馆长布里斯特纳、泰特美术馆荣誉馆长德尔康、澳大利亚籍策展人兼香港M+视觉文化博物馆馆长华安雅女士和主持人希克。我对评奖不抱希望,但可以体验一下中外评委联席评奖的过程。   希克是前瑞士驻华大使,后半生的精力投身中国当代艺术。拍资料的电影制片人让我评议希克,我说他是中...
美术批评家年会与北京西客站发表于2016-11-17
  从北京西客站到批评家年会下榻的国际饭店,只有10公里。因为堵车,组委会无奈地建议我搭乘地铁,否则花三个小时也别想到会。领教了北京地铁一号线,我在离京的动车上写下了这篇遭遇记:   北京的雾霾可怕,更可怕的是交通。雾霾只是空气的异态,交通之糟糕却是常态。时近初冬,坐高铁抵达西客站,接车人被车辆筑成的长城堵死,我不得不换乘地铁。有人讲西客站的地铁口如同地狱入口,不过下地狱者毕生只走一趟,地铁入口对于...
《艺术进化论》补遗发表于2016-11-17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和艺术国际网重新发表我25年前撰写的《艺术进化论》一文,又为文章附图。他们发表时漏掉了末尾二节,现将与当代艺术最有关系的这两节挂在网上。1992年,这篇论文由杨荔编辑发表。她当时的男友和而今的丈夫顾振清曾组织人争鸣,我推荐了比我年轻的朋友杨小彦和邵宏。他们俩人曾合作撰写抨击进化论和黑格尔的总体论与历史决定论的文章,经黄专增改,以三人的名义投稿,未被采用。不采用的理由在于他们的观点同我...
西安当代艺术自白发表于2016-11-17
  西安当代艺术,翻译成CONTEMPORARY ART IN XI’AN,还是TODAY’S ART IN XI’AN?前者界定的是时段,有经典史学的意味。后者强调当下,有即时史学的意味。打电话请教广州美院长期做英语翻译的邵宏,他非常肯定地表示要用后者。当代艺术这个专有名词应当理解为当代人独创的艺术,可是人们总是有意或无意地把它解读为当今存在的所有艺术,包括几十年如一日的学院派艺术、官方...
中国当代艺术是“美术新潮”的自然延伸发表于2016-10-21
  回忆1985年兴起的“美术新潮”,彭德说,当时的文化倾向是反“文革”,反传统、反学院。从1976年“文革”结束一直到80年代,思想界、文化界都在批判“文革”。由于当时的众多政府高官在“文革”时期被打倒过,因此他们对“文革”很排斥。“文革”对人的思想禁锢,对封建专制作风、宗教作风的推行,知识界尤其排斥。“朝野都希望国家能够走出禁锢,...
赋象艺术论发表于2016-09-30
  艺术的表达方式通常有三种:具象、抽象、意象。另有两种方式,一是拟象,现代西方学者有所论述;一是赋象。在中国,赋象这种视觉现象和精神现象,从石器时代以来一直存在,可是至今没有人进行研究。   什么是赋象?   赋象是把自然物象以及人造形象或状态,包括平面的、立体的和活动的,视为特定的物象或事象。这种视觉方式和造型方式,叫做赋象。赋象可粗分为三类:   一,赋予某个自然物象以别的形象。这一类属于拟象...
吕佩尔茨来了,无视还是致敬?发表于2015-05-09
  吕佩尔茨的画,画得随意而简率。简率的画很难解读,随意就更难解读。其实吕佩尔茨的代表作没有传达什么深刻的思想,无非是用率意而为的形象加符号,表达对 现世的态度和意向,充其量蕴含着悲怆、愤懑和无奈的情怀。同中国美协系统的画家只倾心技法相比,他的画富有人味。吕佩尔茨为什么画得随意简率,为什么画面 人物缺胳膊断腿或没头没脑?换一下问法也许更恰当:德国人为什么喜欢吕佩尔茨的率意和残缺的风格?这同他的画面能叩...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