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ATA[观点频道]]> 绘画基础材料的品质与制造水平 是创作的基础也是国家综合实力的表现   人们常说&ldquo;纸寿千年&rdquo;,因为甘肃省天水放马滩汉墓出土了西汉(公元前206年~公元23年)早期的纸,证明了此说不谬。还有说&ldquo;绢寿八百&rdquo;,因为长沙出土了战国中晚期的《人物龙凤》《人物御龙》帛画,这是2000多年前的遗物,那么,丝织的绢的寿也超过千年,所谓的&ldquo;绢寿八百&rdquo;就不对了。不管是纸还是绢,自身的耐久度是一方面,保存的环境则是更为重要的另外一方面。由此可见 https://news.artron.net/20180121/n982304.html 我在专业上受到的影响   对我影响大的艺术家,每个时期是不一样的。当初还在技术层面上的时候,包括本科时对安格尔的素描、伦勃朗的用光等等都非常的崇拜,还有前苏联画家列宾、苏里科夫。我们是在苏式教师培养下成长起来的一辈。70年代中期,还没有更多的绘画参考资料,民间流传的一些素描的照片,如同民间流传的手抄本一样,其中有曾经留苏的南京师范大学的徐明华教授和南京艺术学院的张华清教授,他们在留学期间的习作,我视作圣典,不断临摹,高山 https://news.artron.net/20180121/n982303.html 从看《美学》到《美的历程》   进入到1980年,那正是我大学三年级的时候。这一年之前买到了一套商务印书馆1979年出版的黑格尔《美学》(朱光潜译,全三卷共4册),如饥似渴地去读。实际上根本读不懂,因为我只是在恶补,刚刚在文艺理论课上听说黑格尔的名字,感觉上必须要读。1978年入学之后,看了很多的书,非常惊叹南艺图书馆里有那么多的书。各种各样的书对我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也是很新奇的。因为我们度过了一个无书可读的年代,所以,上大学以后,一有时间 https://news.artron.net/20180119/n982121.html 如何看杨英风和他的艺术(下)   对,在整个20世纪中国艺术史的发展过程中,台湾地区的艺术家和大陆艺术家的不同之处,是他们对于现代化的思考,对于西方艺术的吸收与融合,比大陆的艺术家早走了20多年。大陆的画家几乎是到了70年代后期、80年代初期改革开放以后才开始接触到西方现代艺术,有些前卫的艺术家才融入到西方的现代艺术思潮之中,但是,台湾地区的艺术家在50年代中期开始,经历 60年代、70年代已经很成熟。像杨英风先生在70年代已经非常自觉的去审视 https://news.artron.net/20180118/n981962.html 如何看杨英风和他的艺术(中)   罗马时期是进入雕塑创作的一个最核心的时期。此前,他已经创作了包括&ldquo;陈纳德将军像&rdquo;在内的一些雕塑,表现出了他从平面转向立体的的路向。我们知道整个西方艺术的代表除了绘画以外就是雕塑,文艺复兴以来雕塑艺术的发展,将宗教神像回归到人间的表现。西方艺术包括从米开朗基罗开始的一系列的表现,解决了中国本土上难以解决的关于人物造型的问题,所以,杨英风的罗马时期一方面吸取了西方20世纪的现代艺术 https://news.artron.net/20180117/n981795.html 如何看杨英风和他的艺术(上)   记者:关于杨英风先生,我们先假设一个背景来谈,我觉得他的背景满有意思的,从宜兰到北京,他在北京这段时间是影响他最大的阶段,北京这个地方对他的影响是什么?   陈履生:台湾的日据时代是一个特别的时期,不管是在中国台湾,还是在中国大陆,这段时间相互的交流是因为台湾的日据时期有很多的台湾人对于祖国大陆的认同,他们跑到祖国大陆来学习文化、艺术,或者进行各方面的交流,正如同40年代也有很多的大陆艺术家去台湾 https://news.artron.net/20180116/n981505.html 陈履生:《抗倭图》与抗倭图像研究   2010年,我由中国美术馆调任中国国家博物馆,这是我人生中的重要际遇,也是我职业生涯最后的与最重要的时期。今天回想起来当初,我的新同事们、包括我的领导们并不完全了解我的学术经历和背景,因此,上任不久就遇到了东京大学提出合作研究明代《抗倭图卷》的公函。起因是东京大学史料编纂所也藏有与国家博物馆《抗倭图卷》相似的《倭寇图卷》,而且题为&ldquo;仇英&rdquo;所作,实际上是一幅明代末期的佚名作品。两幅 https://news.artron.net/20180115/n981411.html 博物馆因展览而精彩   2011年5月30日,&ldquo;路易威登艺术时空之旅&rdquo;在国家博物馆开幕,盛况空前。这是国博展览史上的突破,尽管有非议,但其品质与内涵在展览的本体上,无可厚非。非议正说明我们的展览面临着中国问题,正如同在博物馆举办婚礼一样。 https://news.artron.net/20180110/n980691.html 纸殇   中国纸的两千多年的发展,在传统生产方式中,其传承是主要,发展只是一种传续以及产量增加。可是,基于工业文明发展的纸张生产一直在低水平的发展之中。有一般性的印刷用纸,但没有国外的高品质的印刷用纸;而像照片输出的这种高端用纸,其生产几乎是零。这发生在中国这个号称发明纸的国家,情何以堪?   世界上公认的最早的纸是古埃及人约公元前5000年所用的莎草纸。而中国最早的纸浆纸,一般认为出现在2200年前的西汉初期。 https://news.artron.net/20180108/n980419.html 陈履生:巴黎淘宝记(下)   12月12号,当我的展览在巴黎文化中心开幕之后,紧接着又是几场活动,临离开巴黎前一天遇到了周六(16日)。周六是跳蚤市场最繁华的一天,这是经过一周而进货最多的一天。因为不满于上周日雨天的萧条,未能如愿,还是想去看看究竟。像上周日那样,和沈君相约同行。沈君六点三刻就到了我下榻的酒店,我看到了他给我的微信,即刻出发直奔跳蚤市场。果然感觉不一样,首先是没有车位,几个街区的路边上都停满了车。只好停在一个较远的 https://news.artron.net/20171228/n977766.html 陈履生:巴黎淘宝记(上)   早有耳闻巴黎的跳蚤市场,但没去过。因此,12月8日到了巴黎在准备好周一布展之后,第二天正好赶上了星期天,这就有了去跳蚤市场的计划。怀着满腔热情和无比的想象,六点不到就起床,没想到外面正下雨。按约,沈君七点准时来酒店接我。沈君在巴黎工作和生活多年,每个周末必去跳蚤市场。逛跳蚤市场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他专门收藏旧钟和油画。   到了那里,与唐君接上了头。唐君专门收藏小提琴。因为下雨,没想到原本应该是繁 http://news.artron.net/20171225/n976807.html 陈履生:美的共享与美好生活   连续五年,每年的12月21日都是&ldquo;韩美林日&rdquo;,展览开幕、论坛、捐赠、感恩之夜等活动叠加在一起。今年在杭州,是杭州韩美林艺术馆12年前开馆的回顾,更是瞻望未来的12年。   本次讲坛的主题是:美&middot;好生活。   韩美林,聂卫平,刘诗昆,白岩松,蔡志忠,陈履生,余秋雨,相继开讲&nbsp;。 https://news.artron.net/20171223/n976628.html 陈履生:城市的历史与文化资源需要悉心保护和收藏 &nbsp;城市的发展历史与文化积淀,除了在各种各样的书籍中有记载和研究之外,最为直观和有说服力的就是用博物馆的方式来展示,启发当下,教育后人。因为其中所展示的哪怕是与之相关的零碎,都曾经是具体的存在,都关联着历史与故事,这就是与城市相关的博物馆所具有的特别的魅力。世界上与城市相关的博物馆有很多,各式各样,有大有小。纽约的移民公寓博物馆,记载的是一百多年前欧洲移民进入纽约的&ldquo;血泪史&rdqu https://news.artron.net/20171219/n975868.html 陈履生画展:文 · 文人 · 文人画   文人艺术是中国八世纪以来艺术发展的主流,而对文人画这一学术命题的关注和讨论则是在近代,所涉的三个方面:文,文人,文人画,从字面上看并不复杂,可是,深入到具体就不是那么简单。中国艺术发展到八世纪开始转型,向更为精致的艺术方向发展,从书画到陶瓷以及其他方面,都有杰出的表现,其中的关键就是文、文人、文人画。由此始作潮流的诗书画合为一体的方式,开辟了文人艺术发展的方向,也形成了中国绘画不同于西方绘画的 https://news.artron.net/20171213/n975036.html 陈履生:沉痛悼念 | 黄建华的气质与气场   12月3日凌晨,当我从曼彻斯特到北京的飞机落地,还在滑行的时候,打开手机,就看到微信中的第一条,&ldquo;黄建华先生因心脏病突发于昨天辞世。&rdquo;接着就是无数条,然后是刷屏。这是开什么玩笑?有点大了,搞艺术不至于如此吧,如此搞就有点过分了。当我刷屏到最前的来自侨福的那一条信息,傻了,呆了,无语,那是12月2日上午九点多。   伴随着离开机场的恍惚,一直在想那些记忆中的过往&mdash;&mdash;今 https://news.artron.net/20171207/n974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