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ATA[观点频道]]> 关于“新中国美术经典展”   事情缘起于西安美术学院与澳门城市大学都有计划成立&ldquo;新中国美术研究所&rdquo;,而西安美术学院率先实现。这种依附于大学而设立的研究机构,一定不能离开教学,而新中国美术史作为一门课程,如何教?如何学?都没有先例,需要建立一个符合规律的教学体系,除了教材的编写之外,策划一个与之相关的展览以配合教学就显得非常之必要。因为展览形态比较直观。 https://news.artron.net/20180323/n991985.html 让“国宝”有尊严地存在   &ldquo;国宝&rdquo;通常认为是国家的宝物,具有国家的属性,有物品与非物品两类。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ldquo;国宝&rdquo;,大都是宝中的无价之品,是国家的骄傲和象征,并受到所在国家的特别尊重与保护,也受到世界人民的拥戴和珍重。早在成书于战国初期(大约作于公元前403~前386年之间)的《左传》&ldquo;成公二年&rdquo;就记有:&ldquo;子得其国宝,我亦得地,而纾于难,其荣多矣。&rdquo;杜 https://news.artron.net/20180314/n991019.html 关于“国宝”的研究——论“国宝”之殇(5)   家中有宝,就是自己看看的,最多是琢磨琢磨。而这个&ldquo;宝&rdquo;对自己来说是宝;而对别人来说,可能还不是宝。国中有宝就不一样了,通常还要建立博物馆。建立博物馆干什么?不仅仅是为了展示所藏,更重要的是要研究。没有研究的博物馆,最多只能说是展览馆。实际上,今天中国的许多博物馆只能说是展览馆,或者说有相当一部分承担了展览馆的功能。   研究工作在博物馆中很重要。 https://news.artron.net/20180228/n988572.html 关于“国宝”的学术——论“国宝”之殇(4)   &ldquo;国宝&rdquo;尽管有其自身的历史、艺术或科学的价值,但还是需要学术来支撑的,不是靠忽悠的,正如同博物馆是需要学术支撑、不是靠忽悠一样。   &ldquo;国宝&rdquo;与学术有着重要的关联。当它流落在社会上的时候,它也就是江湖上的一个看人识还是不识的物件,各人根据自己的利益诉求可以赋予它各自不同的定位,&ldquo;国宝帮&rdquo;擅长此道。&ldquo;国宝帮&rdquo;的特色是没有学术 https://news.artron.net/20180227/n988060.html 关于“国宝”的捐赠——论“国宝”之殇(3)   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公民将自己的藏品捐献给国家都是高尚的,都是造福子孙的,都是功德无量的,都是为人称道的。在全球博物馆体系中,有许多依靠私人的捐赠而建立起来的博物馆,而将私人专享变为与公众分享的捐赠则开启了博物馆发展的历程。英国牛津大学的阿什莫林博物馆就是世界上最早因为私人捐赠而建立起来的博物馆,它开启了300余年来世界博物馆发展的历史,此间还有大英博物馆等。如今,利用这种私人捐赠而建立起来的博 https://news.artron.net/20180226/n987829.html 关于“国宝”的出镜——论“国宝”之殇(2)   多年不看春晚了,今年本来就没想看。难得在家中尽兴,喝完之后在电脑前的椅子上就睡着了,真是呼呼大睡,醒来已经是初一的0:20。因为北京今年禁放,所以,没有被零点的鞭炮声吵醒,感觉到无比的幸福。能够睡踏实的觉是最幸福的。这个年就是这样安静地过去,那也算是特点。今年的禁放不像过去的禁放有很多不同的意见和声音,今年没有,人们好像习惯了移风易俗。可是,因为春晚的一个特别安排而使得年三十之后不得安宁。本来人家 https://news.artron.net/20180225/n987512.html 关于“国宝”的一般认识——论“国宝”之殇(1)   复旦大学一教授在看了戊戌年春节联欢晚会之后,纠结了一晚上,&ldquo;觉得不能辜负党和人民长期的教育&rdquo;,发表了基于专业认知的感言,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反响。而我在看了该教授的文字之后,则纠结了一个春节直到过了初八,同样&ldquo;觉得不能辜负党和人民长期的教育&rdquo;,同时,还觉得不能因为自己退休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样就更辜负党和人民长期的教育,本来想在新的一年里&ldquo;少思寡欲&am http://news.artron.net/20180224/n987291.html 家庭装饰与建构新年俗文化   年复一年的春节在往复中延续着中华文化的传统,天不变,年亦不变。尽管过年的形式已经大于内容,可是,形式依然包裹着特定的内容,将年俗进行到底。其中,有些内容在消失,有些被改变,而有些被放大。被放大的部分是城市中的张灯结彩,正在用现代化的方式营造新年俗中的公共空间,表现出富裕起来的新气象。这种原本是由每家每户构造的年俗文化,正在向城市或社区的公共空间转移。因此,公共空间中大规模的营造,成了一种新的年 http://news.artron.net/20180219/n987211.html 文人画和文人艺术没有学养的高度就失去艺术的灵魂和支撑的基本   虽然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文人画和文人艺术有不同的见解,但不管怎么说,在元明清以来的中国水墨画的发展中,文人画一直都是统帅和主流,因此,它应该是中国绘画发展到13世纪以后的主要代表,是世界文化多样性中代表中国的一种绘画样式。文人画是文人用以表达心声、表现胸中逸气的绘画,它强调文人的学养,追求文人的品格,彰显文人闲暇之余的玩弄,以笔墨至上来牵动绘画的发展,又把笔墨诠释成玄虚的意义,由此带来的是消解专业的 https://news.artron.net/20180214/n987172.html 博物馆建筑的三种类型   博物馆建筑千奇百怪,各有不同,没有定律。大致可以分为三种类型:一种是由旧建筑改造而成的,像卢浮宫、大都会、大英博物馆等,这些都是由历史上的老建筑改造而成的,包括只有一百多年建筑历史的巴黎奥赛博物馆,由1900年巴黎世博会场馆之一的巴黎火车站改造而成,它是老建筑,但不是皇室宫廷建筑。改造旧建筑是博物馆建设中的重要方面,因为在具有一定历史的城市往往会遗留下一些特别的旧建筑,这些旧建筑作为人类文化遗产, https://news.artron.net/20180213/n987142.html 关于博物馆建筑摄影   当我们置身于美术馆、博物馆的时候,面对规模大小不一的博物馆建筑,以及其中丰富的展陈,很多人都会拿起相机去拍摄自己的所好,或建筑或光影,拍什么?怎么拍?也有个专业方面的问题。2014年5月我在天津美术馆展览的140幅关于博物馆建筑的摄影作品,有4幅是拍的天津美术馆和天津博物馆。展览开幕几个礼拜前我专门来过一次,专门寻找我的兴趣点,寻找它的特殊性。我感觉博物馆很难拍,因为要拍出它的特点,一个与历史和艺术相关联 https://news.artron.net/20180213/n987141.html 陈履生:孙蒋涛的写生   孙蒋涛自2002年首次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画展之后,先后在广东美术馆、上海美术馆、洛阳美术馆、北京中央党校图书馆、浙江美术馆、澳门塔石体育馆等地多次举办画展,2014年为庆祝澳门回归15周年,他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了一次盛大的画展。此后直到本次桂林展,其展示活动停息了几年。可是,这几年他没有停下画笔,画了一批写生,篇幅不是很大,却富有生意。本次孙蒋涛的桂林展都是近一段时期的写生作品,是孙蒋涛诸多展览中 https://news.artron.net/20180201/n985294.html 陈履生:鬼斧神工的漆器时代   春秋战国(公元前770年~公元前221年)通过政治上的各种改革和变法,随着新兴的封建制度的逐渐确立和国家的强大,青铜工艺在巅峰过后转向衰落之后,进入到历史上的漆器时代。漆器时代是一个被人们忽视的伟大时代。从楚国(公元前1115年~公元前223年)到汉朝(前202~220年)的1千多年间,漆器时代的伟大创造,成为中华文明中的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的历史时期。作为世界上最早使用天然漆的国家,早在商周就很发达,而春秋战国时代漆器 https://news.artron.net/20180131/n984330.html 青铜器上立体的画   对于中国绘画史的梳理,唐代的张彦远有《历代名画记》,&ldquo;叙画之源流&rdquo;其中叙历代能画人名自轩辕至唐会昌计371人,其中轩辕时1人。在这一源流中,轩辕皇帝(公元前2717年~公元前2599年)作为古华夏部落联盟的首领,统一华夏部落与征服东夷、九黎族而又统一中华的伟绩,成为有记载的中华文明史的开端,而相应的绘画史的记载也从此开始。现代考古学的发展,填补了几千年来人们认识绘画史的空白,而随着考古发掘 https://news.artron.net/20180129/n983869.html 陈履生:再看《女史箴图》(下)   关于顾恺之的《女史箴图》,还有很多故事。这好像是名画共同的特点,如同现今分处海峡两岸的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怎么就弄出了&ldquo;焚画殉葬&rdquo;的故事而成为历史疑案。顾恺之的《女史箴图》原来收藏于紫禁城的建福宫花园内,慈禧太后因为宝爱而将其转放于颐和园。1900年(清光绪二十六年),八国联军侵华,驻颐和园的英军第一孟加拉骑兵团的约翰逊上尉将《女史箴图》掠走。这个实在没有太多知识的上尉在1902年 https://news.artron.net/20180128/n983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