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ATA[观点频道]]> 孙振华:游牧与定居   先锋艺术注定游牧在文化的边缘,一旦它成为中心,就会让新的先锋所取代。在空间上,先锋艺术是流动和迁徙的,游牧、定居;再游牧,再定居。   这种边缘性和游牧性决定了先锋艺术在&ldquo;艺术区&rdquo;栖身总是暂时的,纽约就是一个好例子。人们说,二战以后,世界艺术的中心从巴黎转到了纽约,那纽约的艺术区便是这种转移在空间上的承载者。 https://news.artron.net/20180118/n981916.html 手稿的价值在于研究 &nbsp; 近几年来,当代艺术界出现了手稿热的现象,面对这个情况,我想强调,手稿的价值在于研究。这里我们首先要区分,作为艺术家创作研究资料的手稿,和作为展品手稿它们之间的区别。当然,任何东西都可以拿出来展示,但是,手稿原初产生的动机本身不是为了展览,而只是创作的准备。手稿只是创作过程中还没有完善、成熟的东西。现在美术展览多的是,为什么我们有兴趣做手稿展,就是为了更好的研究艺术家,研究他的创作,展览 https://news.artron.net/20180111/n980854.html 孙振华:以电影《芳华》为例,看文革式的批评逻辑   电影《芳华》公映以后,批评家内部大致有两种不同的意见,有肯定的,也有否定的。当然,否定《芳华》是允许的,只是,在有些否定的陈述中,我们依稀看到了一种文革式的批评逻辑:既然文革是应该彻底否定的,既然那个时代的所谓理想是建立在一种虚妄、狂热、激进基础上的,那么这个时代就应该没有什么&ldquo;青春&rdquo;可言,也不可能有什么&ldquo;芳华&rdquo;。除非,电影直接批判形成文革的体制,控诉文革的 https://news.artron.net/20180104/n979995.html 孙振华:文人的忧虑   有个杞人忧天的典故,在中国家喻户晓,那位总是担心天会塌下来的杞国人向来被视为笑谈,讥笑他没事找事,为不可能出现的事操冤枉心。   是的,天也许不会塌下来,但是,人有忧患意识则没有错。那么,在这个世界上,是哪些人最集中地体现了人的忧患意识呢?&mdash;&mdash;应该是那些被人们称作知识分子,或者称为文人的人。打个比喻,这些人就像群雁入睡之后,还在值班的那只大雁,担负着预警的重任,它时时睁大眼睛, https://news.artron.net/20180104/n979836.html 孙振华:手绘的意义   前不久参加一个国际雕塑创作营的方案评审,从800多件投稿中评选出30件方案,这些来自国内外的方案,统一用A3纸打印出来,铺满了一个大的会议室。   面对这些五彩缤纷的电脑效果图,最难的是对它们做出判断。如果是立体模型,就非常方便了,但现在流行平面的电脑效果图,这种图很难让人如实地通过想象把它还原为三维空间的物体。计算机软件的背景渲染、剪贴着色等各种功能,很容易把一个平庸的造型打扮得花枝招展。如果因为 https://news.artron.net/20171213/n975138.html 孙振华:笑的偶像与文化象征   二十余年来,岳敏君&ldquo;大笑脸&rdquo;创作经历了从&ldquo;玩世现实主义&rdquo;或&ldquo;泼皮现实主义&rdquo;切换到&ldquo;世俗消费主义&rdquo;和&ldquo;娱乐至死&rdquo;的背景转换,在这些作品中,人们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做出昂扬亢奋的姿态,将笑脸面具缝进肉里,一起合谋一场盛世神话。因此,&ldquo;笑&rdquo;作为偶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讽刺高度。   岳敏君巧妙利用人 https://news.artron.net/20171124/n970104.html 孙振华:公共艺术的城乡等值   最近读了一篇即将进行答辩的博士论文,这篇论文以山东青州的南张楼村作为个案,探索如何通过公共艺术改善农村环境,提升农村生活品质。   为什么选择南张楼村呢?从1988年开始到现在,德国赛德尔基金会和山东省合作,在南张楼村开始了一个叫&ldquo;城乡等值&rdquo;的合作实验项目。   所谓城乡等值是德国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实施的一项城市与农村发展的实验。它的要义,不是将农村改变为城市,恰恰相反,它强调 https://news.artron.net/20171115/n968618.html 方立钧的不成功学   当方立钧成为某种文化符号和成功标志的时候,人们观察他,谈论他,利用他,消费他&hellip;&hellip;有时候,人们更关心的是:方力钧是怎样炼成的?   方立钧为什么会成功?近年方力钧的大学文献展去到各个高校以后,他的个案进入到更多青年人的视野,前程未卜的青年人更希望通过解读他的成功来找到个人发展的规律性方法。不知道研究&ldquo;方力钧成功学&rdquo;的书籍会不会很快出现在机场书店中? https://news.artron.net/20171028/n963943.html 设计的时代   星期天在大梅沙参加了一个深圳生活大奖的颁奖活动。活动的奖品是一块普洱茶,压缩出一个狮子头型,如同石头般坚硬,配上一个木头底座,就成了一个类似雕塑的奖品。   如果有哪一天,奖品的主人觉得放着看不如把它喝掉实惠,真是可以把它砸了泡茶喝;如果觉得还是保留奖品有意义,那就留着,反正普洱茶保存越久越有价值。   这是一个好设计。它把奖品的实用价值和精神价值高度统一在一起;同时,它采用了生态环保的材料。 https://news.artron.net/20171019/n962457.html 不断地发现万曼   许多年前,一位东欧艺术家面对淼淼西湖水,迅速地勾画出张张草图,准备把他的&ldquo;软雕塑&rdquo;搬到湖面上去。   遗憾的是,这些宏大的计划尚未来得及实施,艺术家便在北京逝世了。   他就是保加利亚功勋艺术家&mdash;&mdash;万曼。   作为艺术家和教育家,万曼先生催生了共和国第一批现代壁挂。 http://news.artron.net/20171011/n961336.html 海外的中国文物价格是怎样涨成的?   简直疯了!法国佳士得所拍卖圆明园兔首、鼠首,价格每件拍到了1400万欧元,几乎所有的文物专家和收藏家都被这个价格所震撼。除非发疯,这个价格是不可理喻的。   虽然文物拍卖的价格和文物的价值不能划等号,但是,价格毕竟是一个重要的指数。如此高价格的恶劣作用在哪里?它将混淆世人的视野,干扰我们对中国文物的价值判断,为中国流失文物理性地回归制造障碍。 http://news.artron.net/20170921/n957851.html “押宝”当代艺术还是选择“正常美”的作品?   去年下半年,艺术市场明显开始打蔫,有个朋友却筹划着想开个画廊,而且要经营当代艺术。我们当然是劝阻,理由很简单,这个时候的艺术市场已经类似于&ldquo;击鼓传花&rdquo;的游戏,那些持有&ldquo;天价绘画&rdquo;的炒家恨不得马上找个&ldquo;傻下家&rdquo;传出去;这时候出来接盘,稳赔不赚。   &nbsp;&nbsp; 为什么要经营当代艺术呢?这位朋友的回答很坦诚:对许多&ldquo;当代艺术&am http://news.artron.net/20170824/n952540.html 阻碍中国雕塑原创进程的“山寨雕塑”   10年前,一家广告公司兴冲冲地拿来一份策划书,征求我的意见。内容是和有关部门合作,将深圳莲花山邓小平雕塑复制成小型限量的精致礼品,用于政务赠送和进入高端收藏市场。策划书洋洋万言,从市场角度而言,不能说没有道理。   我当时只有一个自认为很难解决的疑问,马上把策划人问住了:且不论这个策划会不会得到批准,假设得到了批准,有什么切实有效的防盗版办法呢?因为限量版的小型邓小平雕塑进入社会,马上可能就有廉价 http://news.artron.net/20170720/n945871.html “人人都是摄影师”的时代 我们需要慢生活   由拍照联想到慢生活。   记得傻瓜相机刚刚流行的时候,摄影变得容易,拍照的热情被空前地调动起来。那个时候外出旅游,重要的事是谋杀菲林。   数码相机的流行,几乎意味着菲林时代的终结。拍照终于变成了出门旅游的同义词。出门的时候如果不揣着一个数码相机,到一个地儿如果不拍几张照片,那几乎等于没有出门。这几乎是说,因为要拍照,所以才出门。   物极必反。&ldquo;人人都是摄影师&rdquo;,导致了摄影 http://news.artron.net/20170622/n939842.html 台湾一粒米   台湾文化产业界有&ldquo;两粒米&rdquo;的说法,&ldquo;一粒米&rdquo;是南投县的桃米社区,另&ldquo;一粒米&rdquo;是宜兰县苏澳镇的白米社区。   白米是个村子,为什么以&ldquo;社区&rdquo;闻名呢?按我理解,村只是个行政单位、是个地理概念;而社区则是公民社会的一个单元,它包含着一套村民自治的组织和结构方式。白米社区就是台湾这些年倡导的社区总体营造的成功案例之一。 http://news.artron.net/20170511/n929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