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ATA[观点频道]]> 彭德:西安美院最超脱的画家景柯文   西安美院最超脱的画家,莫过于景柯文。   尚扬曾对我说:西安美院景柯文你要关注一下,人好,画得好。可是我调西安十五年,平均每隔五年才见他一面。想当年秦始皇灭了楚国,把楚国的王室成员和有王室血统的屈、景、昭三大家族,还有同宗的彭姓家族,统统迁到陕甘宁交界的贫瘠山野,让他们失去造反复辟的根据地。过了两千多年,他们的后裔好不容易在西安美院先后供职,可是所有的活动都看不到景柯文的身影。我和他三次会面, https://news.artron.net/20171124/n969981.html 彭德:生不逢时却又生逢其时的才女佟玉洁   佟玉洁是生不逢时的才女。   一位西安女艺术家对她说;&ldquo;西安美院怎么会出现像你这样的人?&rdquo;在注重民间艺术与汉唐文化研究主流的院校,佟玉洁的研究很出格。几年前,她写了一本30多万字的《中国女性主义艺术性修辞学》,做了一本样书送到了学校的科研处,希望能得到一些科研经费,结果没有了下文。她的这部著作,后来被贾方舟称为&ldquo;中国当代艺术史绕不开的一本书&rdquo;。   佟玉洁的女性 http://news.artron.net/20170804/n949063.html 彭德:黔驴技穷的美术教育和展览策划   本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构思,采用连环套的形式,把几种中国传统工艺弄得空前火热,应当说煞费了苦心。如果策展者不是邱志杰,换成其他人,很难比他更有出息。我认为不妨作积极推测,这个中国味十足的展览蕴含了对现实的批判。在当代艺术疲软和未来艺术空缺的当下中国,只能向千古不腻的老祖宗们的手艺作揖了。两年一度乔装打扮的新媳妇,掀开头盖,总是年迈色衰、反复改嫁的寡妇,这难道不是对艺术现实的挖苦和对老四大金刚 http://news.artron.net/20170719/n945675.html 彭德:以刻画国民集体无意识取胜的艺术家贺丹   贺丹以刻画国民的集体无意识取胜。   一脸的络腮胡子,个子不高,腰围很大,旅居巴黎十一年,他养成了法国人的饮食习惯,牛排、烤肉、奶酪、黄油堆成一盘,一盘接一盘吃。有一年在餐桌上我开玩笑说,中国官场反贪,不需要明查暗访,凡是腰围超过110厘米,先拿下再审。郭线庐笑道:贺丹第一个拿下!贺丹照吃不误,我又说:腰围多少与寿命成反比。贺丹当晚开始跑步,随后改变了饮食习惯。   贺丹的油画,从法国式的写实转变 http://news.artron.net/20170630/n941728.html 彭德:西安水墨画坛 鬼手画家陈国勇   陈国勇在西安水墨画坛,独树一帜。   生于鬼城丰都,有人称他是鬼手画家。从鬼城出来的画家不可能都是满身的鬼气,可是这种逻辑却常常在评论中出现。被人说多了,暗示会起作用,鬼气可能真的缠身。当年李世南彻夜画鬼,满室鬼画,大家也一味喝彩鼓励,结果画来画去,情怀过于激愤,夜不能寐,不幸中风,差一点丢了前程。   陈国勇自号清瘦客。清瘦是中年以前的体态写照,经历了2005年国画价位飙升,陈国勇的体格渐渐有点 http://news.artron.net/20170310/n914352.html 彭德:玉石俱焚的评选   中国十大丑陋雕塑评选,王明贤主持,傅中望夺魁。傅中望和王明贤都是我的老友,见到这个结局,我的反应是惊讶。尽管王明贤是专家,但评选机制却是网民的选票在决定,专家评审团降格为监票团。这样的活动,既是对雕塑艺术的亵渎,也是对评审团的嘲弄。   傅中望作为中国雕塑界的代表人物,其作品固然不都是力作,固然可以被质疑被批评,但《生命》却不是劣作,更不是丑陋之作。钢质的鸟巢既能唤起人们对自然对森林对鸟类的怀 http://news.artron.net/20170503/n928211.html 彭德:给历史化妆还是卸妆?   《艺术当代》徐可和漆澜向我约稿,评述中国当代艺术史。我希望原汁原味地写,写自己置身其中的所作所为所见所闻所思所想,题为《活着的历史-当代艺术亲历记》。写法如同在书房同友人谈心,打破时序,自由转换话题,铺排八卦故事。最接近人物与事物真相的往往是八卦故事,而不是宣言和理论。好多写手不明白这个道理,文章写得象悼词一样没有活人味。没有活人味的文章看惯了,有味的文章,刊物反而不适应了。我写了一些无伤大雅的 http://news.artron.net/20170503/n928203.html 彭德:艺考发烧到何时?   中国每年几十万人参加艺考,反常和荒诞。这个问题如果要追查,首先要查传媒。媒体的风云人物不是搞花架子的政客和富豪,就是浮在面上的影星、歌星、舞星、球星以及画坛被标榜为大师的名流。他们成了无数学子的榜样。榜样的力量同鬼神的力量一样巨大,尤其是那些不读书的名流,成为众多文化课成绩差的学生的偶像,也是众多家长谋求子女出人头地的另类样板。不必过分责备当今的学生不爱读书,也不必盲目抨击教师不卖力地教书,甚 http://news.artron.net/20170503/n928200.html 彭德:半隐于市张士增   张士增去世半个月,我才得知消息。我推测他不想被老友们周知死讯,以免大家按丧礼俗套送送花篮,走走过场。夜阑人静,写下这篇回忆录,作为结识他的纪念。   1982年6月,《美术》编辑部和湖北美协联合举办&ldquo;神农架美术理论会&rdquo;,张士增是组织者,与会者有何溶、周韶华、沈鹏、叶朗、茹桂、贾方舟、皮道坚、彭德、陈云岗等。同年9月,我受《美术》副主编何溶邀请,在编辑部客串三个月,同张士增、栗宪庭、 http://news.artron.net/20170503/n928199.html 彭德:何新的新书置疑   有人向我介绍何新的《希腊伪史考》,说该书声称古希腊文明是伪造的赝品。作者援引考古学家的判断,指出希腊古建筑遗迹原本属于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经过后人改装,时间上限提前了一千多年;又援引德国学者的考证,认为古希腊文字是古希伯来语言、迦太基文字的分支和变体,希腊神话来自于中东亚裔人种。总之,欧洲文明的精华不过是拼凑的骗局。在追求吸引眼球的当今世界,这部书如果出自学子之手,不失为惊世之作,不过当它出自身份 http://news.artron.net/20170503/n928197.html 彭德:别了,斯诺登   斯诺登以一己之力揭露美国当局,不仅成为全球新闻的热点,也会成为人类文明史绕不开的人物。无论他出于什么动机,他的自由意志和同权力抗衡的行为都值得推崇。   美国是崇尚自由意志的国度,斯诺登的行为本来给美国精神长了脸,可是美国当局却因为自己的愚蠢举动让自己丢了脸。国家的安全要靠对内民主与对外平等来实现,而不能求助于鬼鬼崇崇的监控。另一方面,中国的左派支持斯诺登,只是满足于看美国的笑话。这种看笑话的 http://news.artron.net/20170503/n928196.html 西安画坛侯拙吾 通过人类摧残过的大自然表达忧患意识   侯拙吾是不可多得的才子。   在崇尚平和稳健的西安画坛,侯拙吾的艺术很特殊。他表达忧患意识的观念水墨画,画的不是赏心悦目的山水,而是人类蹂躏摧残过的大自然。在他的笔下,山水已经不是人类的家园,仿佛变成了吠陀世界的末页或马丘比丘毁灭的先兆。他以象征手法和写实技法,将各种各样的矛盾因素并置在他的画面,达利、女鬼、戏剧人物和政治领袖,都成了画中山水的主宰者或客串者。他给树干包扎绑带,或将树干幻化成动 http://news.artron.net/20170425/n926431.html 终南山造就的艺术家樊洲   樊洲是终南山造就的艺术家。   樊洲筑室终南山,看山读山画山,寻找独特的表现方式。他的画风同老长安画派和新长安画派名家相比,大不相同。以代表作而论,赵望云是写生山水,石鲁是性情山水,何海霞是结构山水,罗平安是符号山水,崔振宽是解构式山水,陈国勇是心象山水。樊洲的山水画分三型,都具有人文意味:一是寓意山水,二是书写山水,三是乐律山水。其中,寓意山水和以行书笔法入画的山水画,具有明显的中国意味,同 http://news.artron.net/20170330/n919915.html 1981“西安首届现代艺术”展艺术分析   最早对参展作品进行艺术分析的是邵养德。他在1985年第6期《美术思潮》发表《幻觉与现实》,追记西安首届现代艺术展览,侧重艺术社会学角度,评议了《走向2000年》、《昨天&middot;今天&middot;明天》、《飞天》、《黑色的神秘》、《X》、《大地》等6件他看好或引起争论的作品。   2014年,《西安首届现代艺术展文献展》研讨会,参展者一致表示,他们不同于星星美展把艺术当做工具的方式,认定自己的艺术探索是纯艺 http://news.artron.net/20161229/n898103.html 1981“西安首届现代艺术”展人物志及艺术分析   刨根问底,《西安首届现代艺术展》的核心成员和外围人物,都不是等闲之辈。尤其是美院之外的一帮文艺青年,多为高干子弟,优先见过世面又了解官场内情,是那个时代的先知先觉者。在当代艺术成为可能的必要条件中,知觉解放与观念先行特别重要。   王甦川的父亲是西藏驻西安办事处主任。高洺的父亲是刘邓大军早期的领导人之一。芦苇出生在中南海,父亲在林伯渠手下做事,母亲在中南海做护士。她曾抱着芦苇碰见散步的毛泽东, http://news.artron.net/20161215/n8939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