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ATA[观点频道]]> 融入与自立——作为中国高等教育学科的美术学及其困境与机遇   &ldquo;美术学&rdquo;作为中国高等教育与相关研究机构的学科之一,自其正式建立至今已走过二十余年的时间。其间,经历了高等教育学科体系的整合发展、中外文化艺术的交流互动,及西方艺术史研究、文化研究、社会学等方法论的引入,&ldquo;美术学&rdquo;的内涵与外延也发生了相应变化。如果我们将对于中国美术的考察研究放置于当下的世界格局之中,则会显现出学科体系与价值标准的差异、研究方法与观念的抵牾、 http://news.artron.net/20170911/n956234.html 二十世纪以来中国美术史研究的“西学引入”与“本土演进”   二十世纪以来中国的美术史学者和艺术家最显著的一个变化,是受到西方现代学科方法的影响,出现了艺术史与文化史上传统派、革新派以及中西融合派等阵营之间的论争,这些现象与问题辐射至今,其实也是中国美术界一直都在面对的命题。对于中国美术史学而言,更是在百年的时间内,经历着各种各样的研究方法论的变化,从西学引入到本土演进,历经几代美术史研究学者的努力,逐渐的摸索和建立起中国美术史学的研究方法论。 http://news.artron.net/20160713/n850854.html 沉潜与拓展:行走的学院水墨   在当代文化语境中,中国画的创作、教学与研究,既负载着中国传统艺术承传与拓展的文化使命,又肩负着为中国本土文化在世界文化格局中探寻自身表达方式的时代命题。在这一领域中,作为一个特定学术课题与艺术家阵营的&ldquo;学院水墨&rdquo;,凝聚了当代中国画表达方式与学术思考的核心内容。 http://comment.artron.net/20150518/n742733.html 伫立高原,企望高峰:第十二届全国美展雕塑获奖作品观察   作为中国美术创作领域五年一届的整体检阅,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的帷幕刚刚落下,如此大规模、全门类、多地区的汇集展示,一方面客观反映了中国美术各门类艺术形式的当下格局与水准,另一方面也呈现出一些令人关注与反思的问题。值得注意的是,本届美展在传统意义的四大主要美术门类&ldquo;国、油、版、雕&rdquo;中,只有雕塑类作品在金奖中空缺;与此相关的现实是,即便是其他门类的金奖作品,让人眼前一亮、令众多专业人士 http://comment.artron.net/20150409/n730558.html 师传的诤言   一九二三年,二十七岁的潘天寿在沪任教于上海美专,经老友诸闻韵的介绍,与年近八旬的吴昌硕相识。谈诗论画间,缶老对这位才华横溢的晚辈阿寿激赏不已,向来很少评价他人诗文书画的吴昌硕对于潘天寿画作以&ldquo;天惊地怪见落笔,巷语街谈总入诗&rdquo;的篆书集联相评。一次,潘天寿画成了一幅自己较为满意的山水画,拿去给吴昌硕看,吴看后&ldquo;仍旧只是说好&rdquo;,但当晚写就一首长古&ldquo;读阿寿山 http://comment.artron.net/20141218/n691331.html “笨拙”的意义   近日与一位朋友聊天,谈及关于现代绘画之父塞尚及其晚年作品的理性与趣味。塞尚的画笔触块垒粗犷,质地茸厚肉感,色彩沉暗殷实,如其人形象般方头方脑的画面形象,透射出塞尚独有的粗拙而又耐人品咂的味道。关于这一点,欧洲艺术理论界竟然有一个研究命题,就叫做&ldquo;塞尚的笨拙&rdquo;。以世人的印象,艺术家虽有诸多异于常人之处,或疯癫狂狷,或孤僻寂寞,或奇异跳脱,或躁动激越,但总还敏感灵动,心灵手巧,怎 http://comment.artron.net/20140919/n655294.html 站在他山之石边的反身思考   上世纪70年代末期以来,欧美学术研究方法与艺术史观念的引入大大拓展了中国本土美术研究的视域。尤其是西方学者对于中国美术的研究成果,使本土的美术学界看到了从学术思想与方法论的角度拓展中国美术史论研究的可能性。苏立文、高居翰、谢柏柯、班宗华、罗樾等欧美中国美术史学者的著述被译介到中国大陆美术史学界,亦有方闻、李铸晋、傅申、周汝式、巫鸿、石守谦、汪悦进、白谦慎等海外华人美术史学者供职于美国高校或艺术博 http://comment.artron.net/20140912/n653032.html “画派”与“画坛”   近些年来,南北各地对于地域性画派的展览与研讨活动纷纷登场。在展现不同地域画坛风格面貌的同时,&ldquo;打造&rdquo;地方画派,一方面成为很多地方政府投身文化建设、亮出城市名片的重头戏,一方面也为当下中国美术多元格局的呈现提供了根据与支撑。 http://comment.artron.net/20140910/n651687.html 中国画题跋的“失语”现象   在中国书画体系中,历来延续着诗书画印&ldquo;四全&rdquo;传统,画面与题跋文字相互附着和依赖,不同表现形式和媒介之间共同构成了一个完整、丰富的表意系统,从而实现了人文涵义的深厚与意境空间的完满。然而曾几何时,中国画上的题跋由一件文雅遣性、抒发心性的快事,渐渐沦为一种令很多画家抵触、为难甚至尴尬的负累。而当下画坛的创作,在大局面的繁荣热闹和多元化的风格面貌中,也总让人感觉视觉冲击力越来越引人 http://comment.artron.net/20130520/n452217.html 以轻写重 漫笔人生——叶浅予的艺术与人格   追溯叶浅予的人生,犹如一阙动人心魄、跌宕起伏的戏剧,令人唏嘘又引人景仰。他一生辗转磨难却意志顽强,勤奋敏锐画笔不辍,总能以看似轻松的艺术表达来承载沉重的生命思考,微笑着不卑不亢地面对纷繁人世与坎坷命运。从18岁时自故乡桐庐初出茅庐独闯上海滩,到三十年代不顾危险在炮火硝烟中坚持漫画创作宣传抗战;从四十年代跨过大洋赴美访问阅尽新奇,到十年&ldquo;文革&rdquo;梦魇的牛棚生涯,叶浅予始终保持着以其细 http://comment.artron.net/20130315/n426321.html 学院如何塑造策展人?   关于&ldquo;策展人&rdquo;这一角色所带来的争议与困惑,已经成为当下国内艺术界关注和讨论的焦点。这个十余年来在中国走过萌芽、兴盛与渐渐退隐的身份,其际遇从最初的众人趋之若鹜,到泛滥成灾,再到今天归于平淡,曾一度被认为是&ldquo;艺术圈最后消失的职业&rdquo;,却在渐渐失去光鲜而时尚的光环之后,面临着实质内涵日趋枯索的尴尬,在几乎每个艺术批评家、经纪人的多重身份中若即若离。由于整体艺术生态 http://comment.artron.net/20130312/n425020.html 弥散与生成:在当代文化场域中展现笔墨精神   百余年来,中国传统文化的生存境遇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中国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得不在截断本土文化历史之流的特殊社会境况下更新转换,并在民族国家追赶现代化的特定历史时期里背离中国文化的深层价值而趋向西潮新变。对笔墨的精神实质及其现代转型这一蕴含在中国画发展过程中的时代课题,却少有人能从中国画价值本体的角度,在理论与实践层面给予正面回应。中国画的水墨写意精神历经一个多世纪的现代转型与时代际遇,已经 http://comment.artron.net/20130227/n312100.html 绵延的禅机——王迦南、蔡小丽的艺术境界 王迦南、蔡小丽工作室一角   杏园遐思   第一次来到京城北郊的杏园,是在一个周末的下午。之前早就听闻这里是诸多北京文化艺术界人士的雅集之所,亲临感受这个纯正浓香的翰墨家园,心中还是为之一振。园子的主人,旅英艺术家王迦南、蔡小丽夫妇自2004年从英国回国、2007年定居在杏园之后,就在这里生活和创作,远离喧嚣,面朝青山。这里和十余年前他们在法国多尔堡地区买下的一座万历十六年间建成的古堡一样与世隔绝,却在 http://news.artron.net/20120723/n286302.html 盛况与乱象: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迷局 日益火爆的书画拍卖市场     近一两年来,艺术品拍卖市场一路猛进走高,屡创天价,尤其是大家精品的市场价值呈现出跳跃性上升的态势。从2010年开始中国书画拍卖市场步入&ldquo;亿元时代&rdquo;之后,随着2011年齐白石《松柏高立图&middot;篆书四言联》创下4.255亿元人民币的天价、王蒙《稚川移居图》以4.025亿元成交,北京保利2011春拍以总成交额61.3亿元刷新中国艺术品拍卖单场成交世界纪录&hellip;&h http://news.artron.net/20120723/n240794.html 美术史论学科的“财经学转向”来临了吗? 人头攒动的艺术品拍卖会现场   近些年来,艺术管理、艺术市场、文化产业、艺术批评与策划等作为新兴专业方向,在国内各艺术院校与综合高校艺术院系如火如荼地开办。传统意义上由&ldquo;史、论、评&rdquo;三个专业方向构成的美术史论学科格局,也随之更趋全科化与社会化。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学院里的美术史论学科,经历了从原来的&ldquo;美术史系&rdquo;,到&ldquo;美术学&rdquo;专业名称的出现,再 http://news.artron.net/20120723/n2347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