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吴为:朱其的水墨“中毒”发表于2010-12-08
  在2010年11月12日《北京商报》“中国当代艺术周刊”发表的一篇对朱其的访谈《中国当代水墨发展止步不前》中(见《新浪网》朱其的博客),朱其又抛出了一些荒谬的观点。   一、水墨“本质主义”的“书写”偏执   朱其说:“当代水墨比较多样化,但大部分作品偏离了中国画的传统核心。很多艺术家用水墨做‘表现主义’,他们更多是将水墨作为一种材料与西方的观念艺术和语言相结...
吴味:金锋获奖彰显谁的悲哀?发表于2010-11-10
  金锋终于获奖了,获得了“第四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的“年度艺术家”奖,这应该是值得欣慰的事!毕竟金锋那种比较独特的艺术方式,对当代艺术(不仅仅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本体论拓展“可能”具有重要意义,这种可能的重要意义也是我从2005年金锋创作《秦桧夫妇站像》以来,要从艺术史和艺术理论建构的角度给予他持续的深度关注的原因。然而,欣慰之余,一股悲哀又涌上心头!   金锋早在2005年创...
艾未未的“懒汉思维”发表于2010-10-21
     在我不久前从前卫艺术本体论超越的角度肯定了何云昌的《一米民主》作品后,我还必须将批评的矛头对准著名艺术家艾未未那件正在伦敦泰特美术馆展出的超级巨无霸作品《一亿颗“葵花籽”》。   艾未未在联合利华公司巨额资金的赞助下,从5、6年前开始筹备,聘请景德镇近2000名熟练工人,纯手工,经过30多道工序,历时2年多制作了1亿多颗陶瓷葵花籽,将这1亿多颗“葵花籽”铺在泰特美术馆的1000多平米...
“资本神话”与“苍蝇艺术史”发表于2010-05-21
  在《“重写”历史还是“拐卖”历史?》一文中,我论证了由吕澎、朱朱和高千惠共同策划的“改造历史•2000—2009年的中国新艺术展”(以下简称“改造历史•新艺术展”)并不能真正地“重写”新世纪十年中国当代艺术史,它“重写”的是实际上是伪艺术史。(参见《艺术国际网》“吴味的艺术空间”2010年5月11日文章)然而,它到底“重写&rdq...
“摄想·观念摄影6人展”座谈会纪要发表于2007-11-28
  座谈会时间:2007.11.18.晚7:30-10:00。   座谈会地点:深圳22艺术区1号楼一楼“悟•艺术空间”   座谈会主持:吴味(策展总监、参展艺术家)   参加人员:参展艺术家、深圳22艺术区艺术家、格丰艺术机构工作人员、艺术爱好者   录音整理:肖燕、吴味   整理方式:尽量尊重发言者原话,将录音不清楚的句子根据发言者主要观点进行适当的补充、衔接。限于时间,整理稿未经全部发言者本人审阅,错...
思想之影:观念摄影6人展主题阐释发表于2007-11-28
  在当代艺术时代,艺术是一种“观念”的形式。所以当代摄影同样会在“观念”的创造中,使摄影不再是现代艺术的“有意味的形式”而是当代艺术的“有意义的形式”,这种“意义”正体现在当代摄影不再是一种“审美娱乐”,而是“观念批判”。在当代摄影中,艺术家的镜头对准的不是大千世界的“美”,而是生活中“问题”,艺术家要将...
圄于艺术的内部:金锋的《仿真警察》批评发表于2007-08-20
  金锋的《仿真警察》作品【1】让我想起了金锋另外一个未实施的作品——《实话实说》(名称不一定对),其内容是金锋仿照央视著名主持人崔永元主持的“实话实说”节目,主持一个“你怎样看孙志刚之死”的“实话实说”节目,参加者有孙志刚的父亲等亲人和其他普通人,节目形式与崔永元主持的中央电视台的“实话实说”节目完全一样,电视台准备选在香港凤凰卫视台。   两个作品都针对了中国的人权状况和法律制度问题(当然牵涉...
批评更不是“耍无赖”:评段君的《惹不起的批评》发表于2007-07-02
  【作者按】   我不得不承认,在生活中对付无赖我毫无办法,“打”,怕打脏了我的手;“骂”,怕骂脏了我的口;“说”,不起作用,因为无赖原本不怕“说”。在艺术批评中,对付“无赖批评”我同样没有什么好办法,因为“无赖批评”“胆子大、浑不吝”、“随心所欲”、“胡搅蛮缠”、“信口开河”、“胡言乱语”乃至“血口喷人”(参见正文“注释—18”),像我这种努力想做“规范批评”的人,还能有什么绝招?所以,面对段君...
上一页1 2 3 下一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