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ATA[观点频道]]> 陈明:这是当代艺术吗?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观察   5月11日,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ldquo;中国馆&rdquo;如期开幕。&ldquo;中国馆&rdquo;以&ldquo;不息&rdquo;的主题来呼应本届双年展的总主题&ldquo;艺术万岁&rdquo;。据策展人邱志杰介绍,之所以采用&ldquo;不息&rdquo;的主题,是因为&ldquo;中国人是不相信&lsquo;不朽的&rsquo;,只相信&lsquo;不息的&rsquo;&rdquo;,&ldquo;我要带去的不是&lsquo;中国当 http://exhibit.artron.net/20170607/n936121.html 论周韶华艺术作品的空间   在当代水墨画家中,周韶华以&ldquo;横向移植&ldquo;、&rdquo;隔代遗传&rdquo;的方法论,以&ldquo;全方位观照&rdquo;的魄力,打通古今,开创出一代水墨新风而成为一代大家。周韶华的开阔心胸和艺术学养,支撑着他将眼中所见,心中所识,手中所作的万象,幻化为无穷无尽的艺术形象。他的艺术途径归结于一点,即:得天地之道、人文之助,饱览天地大观,开辟水墨画发展的全新的艺术主题和艺术符号,探索全 http://news.artron.net/20170531/n934294.html 中国古代历史画的创作风格与审美观念   目前可见之最早古代历史画以秦汉时期的画像石画像砖为代表。在两汉时期的画像石画像砖上,可见到表现历史事件的画作,比如汉代山东嘉祥武氏祠的画像石《孔子见老子》,这样的题材在两汉时期十分常见。对此题材的重视,反映出汉代独尊儒术的思想观念,而这一观念在此后两千年的发展过程中,不断得到深化和丰富。儒家学术非常重视政治教化,即通过艺术的手段,达到所谓&ldquo;克己复礼&rdquo;&ldquo;忠恕&rdquo;& http://news.artron.net/20170505/n928654.html 溥心畬渡台后绘画之风格及其传承   在近现代中国美术史上,溥心畬是一位颇为独特的传统大家。他的贵族出身和绘画风格,在20世纪新文化运动的浪潮中显得不合时宜,但却以其因其恪守传统及坚守文人格调在20世纪美术史上留下浓重一笔。溥心畬名儒,字心畲,别号西山逸士,满族,为清恭亲王奕訢之孙,生于清光绪22年7月(1896年8月)。作为清末重臣恭亲王奕忻的孙子,溥儒的生活注定不同凡响,良好的家庭环境使他自幼就能接触名家书画,弱冠之年,便打下良好的诗文书画 http://news.artron.net/20170419/n924885.html 历史之后的历史 台湾美术的发展与变迁   历史变幻莫测,但又无法更改。如果时间提前到二十年前,那么,在大陆举办一个百年的台湾艺术家作品展,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在今天,囊括百余位台湾艺术家作品的《美丽台湾&mdash;&mdash;台湾近现代名家经典作品展(1911-2011)》在大陆成功举办了,为台湾美术历史的发展与变迁增添了一个新的注脚。 http://news.artron.net/20170317/n916377.html 图像的选择与阐释——艺术史书写如何面对图像化的时代   图像化时代的艺术史书写,至少面临两个问题:一、如何选择图像?二、如何阐释图像?图像构成当代艺术史书写的重要内容,但在这些碎片化和纷乱的图像中,选择哪些图像,需要艺术史家去甄别和判断,这就牵涉到他自身的艺术观念和思考了。在图像化时代,图像充斥着社会各个角落,文字的势力大大减弱,无所不在的图像改变了大众的阅读习惯,图像的重要性前所未有地提高了。然而,   艺术史家在撰写艺术史时,不可能只是依靠图像来 http://news.artron.net/20170317/n916443.html 当代绘画艺术非得是这样的面孔吗?   上世纪90年代始,中国画坛出现了&ldquo;当代绘画&rdquo;。尤伦斯们运用资本的磁力,迅速催生了中国一批本土的&ldquo;当代艺术&rdquo;画家并迅速爆红画坛。同时,他们又熟练地运用市场的魔力,培养出欣赏这类&ldquo;当代绘画&rdquo;的新生代藏家,前后只用了大约20年时间。   笔者今天要讨论的是,世界上的当代绘画的&ldquo;样式&rdquo;,是否就一定要弄成今天我们所看到的这种类型的面孔和 http://news.artron.net/20170313/n915346.html 历史的选择与艺术的错位 美术革命、新文艺政策与新中国初期的国画改造思潮(下)   和其他文艺领域的文艺家一样,国画家思想改造的途径有两个:政治运动和上山下乡。首先,政治理论学习。政治学习不但要学毛泽东文艺思想,重要的还要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以及党在各个阶段的方针政策,并且,这种政治学习的要求还被写进了美协的章程,通过组织的保障来得以贯彻执行,从而使政治学习成为一种固定的政治生活任务。   其次,积极参加各种政治运动。在国家和美术家协会的积极推动下,美术界积极踊跃地投入到火 http://news.artron.net/20170221/n909585.html 历史的选择与艺术的错位 美术革命、新文艺政策与新中国初期的国画改造思潮(上) &nbsp;新中国初期的国画改造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它延续了新文化运动时期的&ldquo;美术革命&rdquo;思想,结合新时代的政治要求和审美要求,建立了新的时代规范和思想基础。它以毛泽东文艺思想为指导,要求国画家必须适应新的时代发展,强调&ldquo;为工农兵服务&rdquo;的革命态度,在拓宽了国画的创作题材和内容的同时,也使中国画的艺术语言发生了历史性嬗变,对后来的中国画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是,从 http://news.artron.net/20170220/n909285.html 反向与超越——世界现代主义艺术语境下的新中国油画   当我们在研究20世纪中叶的世界绘画时,显然不会忽视,此时的现代主义艺术正如日中天,后现代主义思潮也已显现端倪。但在新中国油画却呈现出另一番景象,&ldquo;社会主义现实主义&rdquo;艺术占据主流。从历史的角度看,20世纪中叶的新中国所建立的新的社会秩序和价值观念,完全改变了20世纪中国的文化版图,这自然包括造型艺术。在世界现代主义艺术语境下,&ldquo;社会主义现实主义&rdquo;的新中国油画似乎与现代 http://news.artron.net/20170106/n899630.html 从海昏侯墓孔子画像看汉代墓室绘画   2015年底在海昏侯墓葬中出土的文物中,发现了迄今为止最早的孔子画像。在主椁室的西侧,考古人员发现了一组绘有人物形象的类似屏风组件,其中漆器残片长0.7米,宽0.5米,背后衬托有铜板。因为损毁较为严重,在没有整理修复的情形下,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下半身,但是,在画像一侧,可以辨析出题字,其中有这样的隶书文字:字中尼,姓孔,&hellip;&hellip;鲁昭公六年,孔子盖卅矣,孔子&hellip;&hellip;子夏曰可 http://news.artron.net/20161110/n883010.html 新中国油画与重大历史题材创作(下)   在&ldquo;两结合&rdquo;的创作思想出现之前,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实际已经在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结合上做出了有益的探索。1959年《美术》杂志在第二期上发表了葛路的文章《我对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结合的理解》,文中说道:   &ldquo;我想应该肯定,在没有提出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结合的创作方法以前,已经有体现这种创作方法和包含这种创作方法因素的文艺作品,美术作品也不例外。从现实生活来看, http://news.artron.net/20161020/n872611.html 新中国油画与重大历史题材创作(上)   新中国建立后的十七年中,以油画为媒介进行重大历史题材创作成为重要的创作模式,这有其特殊的社会和历史原因。20世纪50年代初,&ldquo;学习马克思主义,并且与工农兵相结合&rdquo;成为广大艺术工作者的主要思想路线[1]。在这种思想的指引下,符合马克思主义文艺思想,并适应于广大工农兵的美术形式,如新年画、连环画和政治宣传画等大量出现,油画因便于描绘现实,扩大宣传也格外受到重视。由于在国际上受到美国等西方 http://news.artron.net/20161018/n872610.html 《笔法记》中“神、妙、奇、巧”的评品观   荆浩《笔法记》又称《山水受笔法》[1],其论著录于《直斋书录解题》、《崇文总目》、《通志&middot;艺文略&middot;艺术类》、《通考&middot;经籍考&middot;杂艺》、《宋史&middot;艺文志&middot;小学类》、《四库全书总目提要》、《郑堂读书记》、《书画书录解题》等著作中,这部在山水画史上划时代的著作,完全摆脱了此前人物画论的影响,创造性地提出了成熟的山水画理论,对于后世的山水画创作和理论 http://comment.artron.net/20160706/n849039.html 汉唐精神的当代性价值——以水墨创作的当代性转换为例   从形态上来说,代表着中国绘画核心精神的水墨画在元代就已经达到高度成熟的地步,此后的几百年可以看作是其发展轨迹的延续。晚清时期,&ldquo;中学为体,西学为用&rdquo;的策略以及对民间艺术的汲取,为中国画开拓了新路,由此出现了不少传统的大家。但是整体而言,文人画仍处于逐渐没落的境地中。清&ldquo;四王&rdquo;正统地位的确立,标志着水墨形态的固化和僵化,这最终导致新文化运动对它的狂飙批判。作为 http://comment.artron.net/20160506/n8349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