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毛旭辉:“‘新具像’展让我进了美协”

【85人物之毛旭辉】大毛、圭山,和逝去的80年代

2015-06-26 17:18:08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张桂森

摘要: 艺术家毛旭辉 导言:“八五”三十年,再次回望那个没有画廊、美术馆的年代,上千名青年艺术家凭着一腔热情掀起了影响深远的艺术运动,他们彻夜谈论艺术,研读西方哲学著作,关心人类命运,思考艺术本质;几年间,上百个艺术团队先后成立,无数艺术宣言发表出来,无数展览随时被关闭,却也冒着危…

艺术家毛旭辉

  导言:“八五”三十年,再次回望那个没有画廊、美术馆的年代,上千名青年艺术家凭着一腔热情掀起了影响深远的艺术运动,他们彻夜谈论艺术,研读西方哲学著作,关心人类命运,思考艺术本质;几年间,上百个艺术团队先后成立,无数艺术宣言发表出来,无数展览随时被关闭,却也冒着危险举办……经历了“八五”,艺术结束了红光亮的时代,拥有了自由,走向国际和当代。

  如今,“八五”已成为被崇敬的丰碑和被纪念的历史。在这个信息来的快去的也快的时代,眼花缭乱的艺术已经把历史淹没,对于当下青年人来说,“八五”的确是一段值得纪念的历史,却也仅此而已。在这个三十年的节点上,我们不禁发问:“八五”精神到底是怎样的? “八五”之于当下的意义?从“八五”一路走来,那一代人经历了80年代的热血沸腾、90年代的社会转型和2000年之后的市场洗礼之后,怎样面对时代的沉浮和身份认知?雅昌艺术网将带来这一思考:“八五”精神,现在还活着吗?

  艺术家毛旭辉,“八五”时期“新具像”和“西南艺术研究群体”的领军人物。通过早期的“身体”和后来的“身边琐物”始终坚持对“存在”的质问,评论家高名潞说他是一个“真正的不声不响的存在主义者,一个不肖名利的生命体验者”。

  三十多年来,从新潮的“带头大哥”到坚守自己,朋友眼中的大毛始终是未停止过反思自己和创作的大毛。即使与市场接轨的90年代和市场火爆的新千年以来,毛旭辉都未曾想过“离开”。当他那一代的成功艺术家很少再谈艺术和人性这些“不现实”的问题,大多只关注市场和操作的时候,毛旭辉选择回到心里安静角落的那块“圭山”,一遍遍去叩问那逝去的80年代,或者其实未曾消逝的80年代。

红色人体 97×84.5cm 纤维板上布面油画  1984

  “‘新具像’展让我进了美协。”

  雅昌艺术网:“新具像”做了几次?

  毛旭辉:总共做了四次,做原作展览只有第一次。1985年在上海、南京办了以后,其实回来以后很沉寂,没有因为你去做了展览怎么样,只是我回到昆明以后得到了美协的重视,这个倒是真事。因为我觉得整个社会就是在“找感觉”,它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个时期它就是忽左忽右。回来以后一下受到美协的重视,叫我去介绍我们的展览,介绍全国的艺术动态,因为他们知道我们去见“世面”了。印象中我到了美协开会,碰上他们开的省美协的理事扩大会议,我说我连美协会员都不是,怎么是我来参加这个会议?他们说我连会员都不是,那是他们工作的失误……所以我是火线入的美协,当时昆明市美协和省美协在一起开会,我是市级单位的,当场就入会了。

  雅昌艺术网:所以“新具像”展览反而让你进了美协?

  毛旭辉:这个很有意思。从“新具像”回来以后没钱,没工资,因为去办展览,工资也被扣了。市美协也不错,拿出150块钱来,鼓励我们三个人,一人给了50块钱,我和老潘、晓刚瓜分了这笔钱,渡过了难关。我觉得有时候我跟美协的关系有点儿特别,因为它是一个体制单位,它的很多做法有时很“左”,但是昆明小地方,那些人还是挺有人情味的。我就在会上介绍了外边的情况,说现在外面很活跃,绘画很多样。我在那个阶段也写了文章,然后被安排去讲座一类的报告,因为我们几个里边,我比较喜欢写这方面的东西,同时地方上一些杂志也做了很多报道。

  1986年的时候,高名潞到了上海,他听说有这个展览,找到了侯文怡。当时侯文怡其实有点儿万念俱灰的感觉,觉得我们做得那么辛苦,并没有引起什么大的变化,也没有改变什么,就出国去了。她就跟我说,我们做的事情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现在有人来找她,想要我们的资料。她就把高名潞的地址给了我,这样我和老高就开始通信,把“新具像”发生的资料,以及我写的一些东西,包括我们的作品照片就寄给老高了。

  因为我在昆明,当时老高在北京、上海、杭州活动的时候,不可能到云南,最多能到川美,云南太远了。那时从北京坐火车来要用三天两夜的时间,另外,那个时候我们完全是没有名气的艺术家,尽管现在看来“新具像”展览好像很重要,但在当时并没有觉得怎么样,是不知道该怎么定义的一件事情。

  美协只是觉得你们这些年轻人在外面做了展览,应该是怎么怎么样,但是也无法定位这件事情。它也不可能给你什么,而且一看这些作品确实不可能参加官方展览,你看那个时候我展出的就是“红色体积”、“圭山组画”系列,张晓刚是“魔鬼”的系列,潘德海那个时候完全是抽象的绘画,侯文怡是很荒诞的、苦涩的绘画,张隆也是,有点儿形式主义的东西,也有奇怪的生命体、有机体的东西。所以“新具像”还是很有概括能力,大家的绘画不是全抽象绘画,都是有形象的,但是这种形象又不像今天的写实绘画那种形式,都是经过变形的东西。

(责任编辑:万舒)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51%当前指数:9,133
国画400指数

专栏作家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快讯】奉献与传承:贵州民族大
  2. 2【雅昌快讯】“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
  3. 3【雅昌快讯】艺术中的数理逻辑 “花托
  4. 4北京诚轩2016秋拍——龙银瑰宝“浙江
  5. 5“丝路画意”亦师亦友第六届海上画家
  6. 6印谱:渐入佳境的文化收藏
  7. 7【雅昌快讯】“行色”尼瓦尔唐卡艺术
  8. 8【海外】波兰摄影师斩获纪实摄影至高
  9. 9安徽省文房四宝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在合
  10. 10【雅昌快讯】第二届江苏艺博会进入倒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4599636-847yangxiaomeng@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