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谈艺千字文

何光锐

何光锐

RSS订阅

何光锐,1971年生,媒体人,长期致力于古代书画研究与艺术评论。

详细

统计信息

浏  览: 108136

文  章:66篇

评  论:14篇

 
论微妙(二)发表于2014-11-25
  艺术之微妙,除了“不可捉摸”之外,还有什么特点呢?   清人张庚在《国朝画征录》中,对清初“四王”之一王原祈的山水画创作过程作了这样的描述:“发端浑沦,逐渐破碎;收拾破碎,复还浑沦”。一幅大山水,必须从经历从“浑沦”到“破碎”,再从“破碎”到“浑沦”的流程,才足以同时表现出自然物象的整体性与丰富性。...
论微妙(一)发表于2014-10-22
  “神仙理论”家葛洪也曾客串过文艺理论,他在《抱朴子·尚博》中说了这样一句话:“德行为有事,优劣易见;文章微妙,其体难识。夫易见者,粗也;难识者,精也。夫唯粗也,故铨衡有定焉;夫唯精也,故品藻难一焉。”
发表于2014-09-10
  友人新置了一套高级音响,于是常常跑到他的工作室“蹭”听,一边闲聊些与音乐有关的话题。一段时间下来,俩人得出了一点共识:越是风格强烈、情味浓郁的音乐越容易令人厌腻,有些初听甜美无比的乐曲,听多了让人倒胃口, 非但谈不上“三月不知肉味”,简直是三月不敢回味。而有些音乐,初若平淡无奇,越往后却越能尝出它的韵味,所谓“叩之而不竭,炙之而愈出”。“耐听”之程度,甚至...
一支毛笔的青春发表于2014-07-21
  我的书房朝南有一个大飘窗,窗台上放着一个鸡翅木的大笔筒,笔筒里插着一大摞用过的毛笔。每当阳光透过玻璃斜射进来,那一簇簇笔毫挤挨在一起,看上去很象中年人花白的头发,这时候总会有一种莫名的情感从心底升起来。
艺术领域的“剑宗”与“气宗”发表于2014-05-29
  金庸先生的大名可不是浪得的。笔者刚着迷于武侠小说的时候,金庸也只是当年比较牛的几个武侠小说家中的一个。后来随着岁月推移,另外几家渐渐淡出“江湖”,而金庸作品则越来越火,并且居然登上了中学语文课本。武侠小说虽属游戏文字,然而金庸先生寓妙理于“游戏”之中,看似荒唐的情节背后,寄托着一整套关于人性与社会的深刻领悟,“草蛇灰线”,头头是道。比如《天龙八部》中关于“剑宗...
“面目”发表于2014-05-08
  以何种面目示人,可能是最让古今中外艺术家们“纠结”的问题了。为艺而能成“家”者,自然要有属于自己的面目。一部艺术史,实际上就是由一张张不同的“面目”组成的。对待“面目”问题的态度,可以看出东西方艺术的不同趣向。西方艺术强调个性与创造,求新求变乃其核心意识。英国人艾略特说:“每有新的作品产生,传统均将为之移动,并赋予新的位置与观点。”一种风格、一...
何光锐:不可沽名学二王发表于2014-04-17
    一位朋友给我看他临摹的王羲之《兰亭叙》,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所有的细节纤毫毕肖,连破锋、涂改之处都可乱真。然而,最后落款的那一行却又“原形毕露”,行笔结字神采气息跟王羲之八竿子打不到一起,衬在边上显得特别寒窘拘懦。
相反与相成发表于2014-03-20
  每次有人问我,“在你读过的书当中,哪一本对你的影响最大?”我的回答都是:中学政治课本《辩证唯物主义常识》。这不是故作惊人之语,倒是一句真心话。我对文史和艺术的兴趣是在高中阶段开始的,学过了《辩证唯物主义常识》之后,再去读诸子百家和传统书论画论,感觉好象有了一个“导航系统”,或者一把坚实的手杖,随时随处都有“印证”与“会心”的乐趣。当然,这并不是说,唯物辩证...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