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孙欣:会心不远 写于“孙逸然书法艺术纪念展”前发表于2019-07-26
  这是一场恒久而沉默的交谈。   对面,是一位极大程度地保持了作品的有机性、只为内心而创作的先生。他为此次迟到的交谈,准备了半生。   孙逸然(1956.7.3-2018.7.30),本名孙增博,山东海阳人。自幼受父亲孙鑑章的陶染,酷爱书法;1976年参军,从事连队宣传工作;复员后,在本职工作之余勤于笔耕,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其所著文章和报道多次刊载《淄博日报》等;1986年始研书道,广览经典字帖、书学理论及专业报刊杂志,尤喜...
孙欣:味无味 冲淡之品于当代水墨的七种可能发表于2019-01-14
  老子以淡论道:“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司空图以淡论诗,于中拈出了美学品格:“素处以默,妙机其微。饮之太和,独鹤与飞。犹之惠风,荏苒在衣。阅音修篁,美曰载归。遇之匪深,即之愈希。脱有形似,握手已违”(《二十四诗品·冲淡》)。冲淡位列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之二,强调平淡朴素、静默含蓄,“大匠运斤、不着斧凿之痕”的浑然天成境界,不仅文中被单列成篇,在其他篇目也多有着墨...
孙欣:木石共思 写于“美在阿拉善——岩画与居延汉简艺术展”前...发表于2018-12-11
  古人云:“地恒动不止而人不知,譬如人在大舟中,闭牗而坐,舟行不觉也。”又云:“夫藏舟于壑,藏山于泽,谓之固矣。然而夜半有力者负之而走,昧者不知也。” 在自然和超自然面前,人的所知、所感往往受限于既定经验,所能表达的也是基于经验之上的理解与态度。若要去往一个比现实世界更为博大的天地,需要借助陌生化的想象。穿越时空而来的古代文化遗迹,既属于人类社会童年的往昔,又属于观者心中的想象...
孙欣:空行 写于“祝铮鸣个展”前发表于2018-10-09
  没有一件艺术作品能够宣称达至绝对意义上的完成。倘若停笔、进而装裱、悬挂意味着创作阶段的达成,那么从观者的阅读角度而言,此时的作品则被置于一个悬而未解、亟待阐释的起点,周围布满了由这个起点生发的众多不可预知的线路。这意象让人想到迷宫。艺术家祝铮鸣的高明之处,在于她将阿里阿德涅手中那用以逃离的“线团”潜藏,不作明示,只留暗喻明灭其间。至于观者选择怎样的入口、出口来经过这些画面,意识从哪里...
冷寂的噪音 宋陵水墨的叙述逻辑及其表达发表于2018-07-18
  英国导演彼得·布鲁克曾这样阐释舞台:“我可以选取任何一个空间,称它为空荡的舞台。一个人在别人的注视之下走过这空间,这就足以构成一幕戏剧了。”对于宋陵而言,他的戏剧位于水墨深处、纸面的舞台,其所在并非任一空间,却指代着任一空间。当观者的目光经过那些置身舞台同样又未尝不是囹圄的野生动物,借助艺术家设置的窥探视角延伸至它们背后遥远的原生环境,目光可以轻易跨越囹圄的边界追溯它们的来处,...
不意之光发表于2018-06-20
  2005年我曾经协助策展人朱其先生参与“70后艺术——市场改变中国之后的一代”展,当时记得展出您创作于2003-2005年的作品“吸管人”系列;而后有关于您作品的图像记忆是2009年的《0.7%的盐》,它当时唤醒了我脑海中的一句诗,来自诗人缪塞:“最美丽的诗歌是最绝望的诗歌,有些不朽的篇章是纯粹的眼泪。”2015年看到您创作于2011-2013年“情书”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花火涅槃...
如何真正抵达事物的某个意义?发表于2018-06-20
  2005年我曾经协助策展人朱其先生参与“70后艺术——市场改变中国之后的一代”展,当时记得展出您创作于2003-2005年的作品“吸管人”系列;而后有关于您作品的图像记忆是2009年的《0.7%的盐》,它当时唤醒了我脑海中的一句诗,来自诗人缪塞:“最美丽的诗歌是最绝望的诗歌,有些不朽的篇章是纯粹的眼泪。”2015年看到您创作于2011-2013年“情书”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花火涅槃...
潜古问素——陈林的水墨新象探微发表于2018-05-22
  艺山有途,阅读作品如同拾阶而上,及至高处,自艺术家的窗口窥察世界。观者期许从窗口收获近于画者的知见,尽管很多时候未必全然一致。每扇窗因画者的视角不同,景色各有眉目,即使同一艺术家在不同时期的创作也大多显现出令人惊异的差异化特征。在这一点上,陈林是个异数。十几年来,他在画面中一贯地化身锦鸡、白鹭、鹅、鹤等禽类动物,使之代替他俯仰天地、遍览中西、优游古今——某种意义上,禽鸟是其内在精神的...
上一页1 2 3 下一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