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艺术号艺术号作家
孙欣:修辞之纹 于瑜《作为生命的绢》《水的双关》的运思及话语逻...发表于2019-12-26
  她的作品,为观者预留了足够宽绰的解读空间,观看主体与创作主体企图于中达成合谋,共同构筑作品的意义生成。而所有意义的生成,都绕不开她的观念介质——“纹”。于瑜笔下的绢纹与水纹,源自可见的表象:物质痕迹甚或经典文本,它们的语义却并未停顿于此,而是共同朝向超越物质形态、经典文本的某种隐秘。这些经过了主观整合、重组的“纹”,既是观念得以承载的视觉符号,呈示出艺术家之于自然...
孙欣:“潜古”的转向发表于2019-12-18
  任何一种艺术现象与其后时代语境的关系是不可降解的。如果把视域回溯到20世纪,我们发现,近代中国在启蒙和革命的两种思想范式下发生着现代性转变,经历了前所未有的中西方文化的碰撞、交流。尤其是85新潮后,经历了30年异质文化大量涌入的进程,水墨领域在这期间涌现出大量形式挪移、观念借鉴的形态,而这些形态,都是艺术家面对西方文化冲击所作的一种反应。再说新工笔。它从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发萌、发展、深化一直到今天,...
孙欣×金丹:偶然欲书 自有法随发表于2019-12-03
  初识金丹,是在2009年秋的杭州,西泠印社的一次会议上。转眼十年,他已经成为全国范围内极具代表性的中青年书家,担纲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南京艺术学院书法系主任等要职。在日益繁忙的行政事务堆叠下,他的性情始终没变,依旧质朴谦和,诚守自心,忠于书道,谈笑间偶见幽默。为他欣喜,能如此其实并不容易。
孙欣:会心不远 写于“孙逸然书法艺术纪念展”前发表于2019-07-26
  这是一场恒久而沉默的交谈。   对面,是一位极大程度地保持了作品的有机性、只为内心而创作的先生。他为此次迟到的交谈,准备了半生。   孙逸然(1956.7.3-2018.7.30),本名孙增博,山东海阳人。自幼受父亲孙鑑章的陶染,酷爱书法;1976年参军,从事连队宣传工作;复员后,在本职工作之余勤于笔耕,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其所著文章和报道多次刊载《淄博日报》等;1986年始研书道,广览经典字帖、书学理论及专业报刊杂志,尤喜...
孙欣:味无味 冲淡之品于当代水墨的七种可能发表于2019-01-14
  老子以淡论道:“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司空图以淡论诗,于中拈出了美学品格:“素处以默,妙机其微。饮之太和,独鹤与飞。犹之惠风,荏苒在衣。阅音修篁,美曰载归。遇之匪深,即之愈希。脱有形似,握手已违”(《二十四诗品·冲淡》)。冲淡位列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之二,强调平淡朴素、静默含蓄,“大匠运斤、不着斧凿之痕”的浑然天成境界,不仅文中被单列成篇,在其他篇目也多有着墨...
孙欣:木石共思 写于“美在阿拉善——岩画与居延汉简艺术展”前...发表于2018-12-11
  古人云:“地恒动不止而人不知,譬如人在大舟中,闭牗而坐,舟行不觉也。”又云:“夫藏舟于壑,藏山于泽,谓之固矣。然而夜半有力者负之而走,昧者不知也。” 在自然和超自然面前,人的所知、所感往往受限于既定经验,所能表达的也是基于经验之上的理解与态度。若要去往一个比现实世界更为博大的天地,需要借助陌生化的想象。穿越时空而来的古代文化遗迹,既属于人类社会童年的往昔,又属于观者心中的想象...
孙欣:空行 写于“祝铮鸣个展”前发表于2018-10-09
  没有一件艺术作品能够宣称达至绝对意义上的完成。倘若停笔、进而装裱、悬挂意味着创作阶段的达成,那么从观者的阅读角度而言,此时的作品则被置于一个悬而未解、亟待阐释的起点,周围布满了由这个起点生发的众多不可预知的线路。这意象让人想到迷宫。艺术家祝铮鸣的高明之处,在于她将阿里阿德涅手中那用以逃离的“线团”潜藏,不作明示,只留暗喻明灭其间。至于观者选择怎样的入口、出口来经过这些画面,意识从哪里...
冷寂的噪音 宋陵水墨的叙述逻辑及其表达发表于2018-07-18
  英国导演彼得·布鲁克曾这样阐释舞台:“我可以选取任何一个空间,称它为空荡的舞台。一个人在别人的注视之下走过这空间,这就足以构成一幕戏剧了。”对于宋陵而言,他的戏剧位于水墨深处、纸面的舞台,其所在并非任一空间,却指代着任一空间。当观者的目光经过那些置身舞台同样又未尝不是囹圄的野生动物,借助艺术家设置的窥探视角延伸至它们背后遥远的原生环境,目光可以轻易跨越囹圄的边界追溯它们的来处,...
上一页1 2 3 4 下一页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