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艺术为何——简述我的艺术观发表于2017-10-29
  这个题目的意思像是有点故弄玄虚。是的,因为艺术的确是个又玄又虚的东西,各种观点莫衷一是:有说艺术即摹仿的,有说艺术即形式的。有说艺术即观念的,还有说艺术本不存在,只有艺术家。   列位看官瞧瞧:艺术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同的观点代表不同的利益,因此矛盾与冲突几乎变的不可调和,如果不换个思路,这些纷争就会持续不断且无理可言。这种基于进化论和现象学之上的观念催生了现代形式主义和观念艺术,也将艺术和非艺...
脱尘的美丽发表于2017-09-21
  对我来说,笑辰的世界和我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虽然我们都生活在一个城市里:北京。也都从事相同的工作:画画。也许是因为年纪的差异,或者是性别的差异,或者是出生和教育背景的差异。   但是,也不尽然,因为我对各种年龄段的人并不陌生,作为一个从教三十年的老画匠来说,我应比大多数人更熟悉年轻人,尤其对科班出生的画家和准画家们,我大都一眼就能看出它们的风格、路数和想法。对于他们的世界以及看待世界的...
秋源的画发表于2017-10-07
  秋源的毕业创作可谓不易。意思是:做我们的学生不易,做她的老师也不易。最初审稿时她拿的是木刻方案,说是审查开题草图构思,可她拿的是几块刻完了的小木板,是啥样子呢?这么直接点说吧:既简单又难看,可是却振振有词。如是几回,特别敢说和能说,但是听者难受,说者勉强。当然这主要是怪我,我和另外两位老师都事先共谋:要锻炼她的思考能力,表达能力以及沟通能力。说的多烂都得说。但是,倒霉的张秋源是个例外,我没另外两...
造型的真理发表于2017-09-06
  迄今为止,王华祥没有发明和创造任何素描的原则或原理,我最引以为自豪的事情是,我用了半辈子的时间学习和维护这些原则和原理。   尽管全世界似乎都将模仿的技术看成低能和过时的玩艺儿,但我还是对它情有独钟。我不承认这是出于个人的爱好或者习惯,也不是因为我做不了“现代艺术”才被迫寄生在传统之中,我其实是一个很自信甚至过分自信的人,我曾经像唐吉坷德式的独自挑战传统,挑战现代,挑战当代,甚至自不...
中国人的传统和智慧发表于2017-08-31
  王少军先生既是我的领导,也是我的好朋友。都说党指挥枪,我就是那杆枪,所以让我上来说上几句。我真正认识少军先生,是通过他的作品,虽然在美术学院工作几十年,但是因为不同的专业,所以来往并不是很多。我们在村里一起住,也有十多年的时间,只是有时一起说说话,有时候还去到他的家里吃饭,仅仅是普通的来往。
绘画狂人张显飞发表于2017-08-29
  显飞是个天生的画者,他为绘画痴狂。我们在一起研究绘画技法和语言时,他对油画材料的物理属性、历史沿革,对某个画家的作画程序,都会非常认真地了解分析并付诸实践。虽然他做过我的学生,但是,我也从他身上学习了许多东西。   一个好画家的成长过程总是这样的:先有画画的爱好,有成为画家的本能和梦想,接着是学习画技与知识(这需要用一生来完成)。然后用绘画去表达对生活的感动与想法,或者从绘画出发去进行泛艺术的实...
标签毁了多少人?发表于2017-07-07
  “当代艺术”最近火了,不管立场如何,但它已经浮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了。它曾经非常蛮横,故作高深,真假混合,良莠并济。时间是把杀猪刀,无论传统还是当代,好的会留下,坏的会滚蛋。如果我是个明智一点的蠢货,我就不该出来丢人现眼,而应该闭嘴,不趟这混水,主动滚蛋,滚的远远的。我其实不是如果,一直就是个远离主流的蠢蛋,但只因旁观,竟看清楚一些事儿。名声这点事儿,真的无关民生的嘴巴和屁眼,就像苍蝇...
人人都是大富翁发表于2017-07-07
  杜尚和博伊斯是将艺术送进坟墓的两个巨人,当后继者们举着他们俩的旗帜奋勇杀敌,在全世界攻城掠地,从美国到欧洲到亚洲到全世界,几乎都是杜尚教徒和博伊斯门徒。除了中国、非洲和伊斯兰国家,因为特殊的国情与历史,没有被完全杜尚化之外,艺术贫民们因为“批判精神”都变成了艺术精英。中国在高校、美术馆、双年展、和各种学术展中,杜尚、博伊斯、安迪•沃霍尔一族的信众已基本掌权。在一定程度上,他们甚至...
上一页1 2 3 4 下一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