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奇妙的缘分发表于2018-06-26
  我相信人是有命的,一切都是注定的,我和田老师的缘分真是难以解释,是非常奇妙的。他因为出身不好被分配到贵州省清镇第一中学。我第一次接触他大概是在初三的时候。他给我们班上美术课,我还记得他拿着三角板在黑板上写那个美术字,教我们一笔一画的写美术字。写什么呢,写毛主席万岁。我当时并不知道田老师会画画,只知道他教我们美术字,后来有一天我路过他家门口,他家开着门,我看见墙上有一些小的风景画,画的春天的桃花...
90年代初与一位评论家的通信发表于2018-06-21
  收到了你寄来的书和通知,谢谢。在整理完笔记之后,很想另外再写点什么与您进行交流,中国艺术正处在一个重要关头,在文化的发展上讲,中国艺术的格局已不复是过去单一的面貌,就像中国的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一样,传统的和新生的,集中的和民主的,统一的和多样的,计划的和市场的,东方的和西方的,所有应该出现的都出现了,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对发展过程中所出现的混乱现象,我不会幻想用一种统一的思想或方式来解决,并且...
无技术无绘画,无技术无艺术发表于2018-05-14
  “技术”被无知者和别有用心者妖魔化很久了,取而代之的是“思想”。殊不知,技术不光可以承载思想和感情,也可以独立拿来欣赏。而思想则不然,思想不是用来观看的,而是用来解释特定事物和启迪人的意识的。如果硬要把思想拿出来观看,就好比宝骨架和肌肉拿来观看一样难看。   技术支撑着人类的一切活动,说话、写作、科研、制造、绘画、表演、弹奏、射击、踢球、烹饪、裁剪……..。然而全...
王华祥:郑艺走了发表于2018-03-01
  王的词典。郑艺走了,那么突然。清华又损失了一元大将。数年前,天才级画家忻东旺的主要死因和郑艺一样,也是因为压抑。他们不懂:这个时代不适合想成为大师的写实画家。在一个“人人都是艺术家”和什么都是艺术的流氓环境中,大师与写实画家就是当年的地主和资本家,是革命的对象。这个时代已经持续了一百余年,但还未结束。但是,离结束已经不远了。是啥时候呢?就是无产者变成地主和资本家的时候。人类生存在各种利...
王华祥:我最最讨厌像照片的画发表于2018-02-08
  我不喜欢的画有很多,但是,最最讨厌的是像照片的画。正如高更所说:“如果你想数清驴身上有多少根毛,那你就去驴圈里好了。”   伟大的艺术,无论是具象的还是抽象的,古代的还是现代的,都是抽象的。我指的抽象,不是指没有形象,而是指画面表象后面的东西。它不是观念,不是思想,不是故事,不是内容,不是线条,不是色彩,不是物质材料。但又是它们。它们是伟大的厨子——画家眼里的原材料,经过他...
艺术是啥东西?发表于2018-02-07
  绘画的历史很长 ,有几十万年了。艺术的历史很短,只有一百年。杜尚用一个小便器开启了什么都是艺术的历史。博伊斯用自己的身体宣告:人人都是艺术家。从此,艺术就成了个扯蛋和倒蛋的行当。知识(分子)傻子,艺术(分子)骗子和革命(分子)疯子充斥代表了艺术。但是,公平地说:杜博时代的意义是有的,也是合乎规律的。他们自觉地站在给他们带去灾难的社会体制的对立面,嘲笑和诅咒给他们带来骄傲和光荣的文化和信仰。...
我闻到了伟哥的气味发表于2018-01-04
  大师固然价高,若是对艺术的真爱,多少钱都不过。但艺术品的暴涨比印钞机和火箭还快的速度,你信吗?能赚大钱的人都是绝顶聪明的人,何以像大脑进了鸡汤或者像要灌人鸡汤?中国的市场有时确实是令人感到惊奇的,估计整个地球的人都不懂。   我担心的是:前些年炒当代艺术的人,炒普佴茶的人,炒兰花的人,炒楼的人,如今又炒国画和古画了。但因着他们压根儿不懂和不爱艺术,也不爱人类,发心就是害人,所以,他们炒什么,一般...
关于风向北吹发表于2017-11-29
  前不久,我在南京师范大学做了一个叫做“风往南吹”的展览,一个月不到,我就做这个“风向北吹”的展览。为什么这风一会儿吹南,一会儿又吹北呢?我当然是为了扩大影响。如果顺便卖点画那就更好。   我刮的这风对艺术,尤其是对绘画的复兴,对绘画的独特价值,对艺术中所谓的个性,对画家所承担的社会责任和历史使命,对当今中国在国际上的越来越重要的地位,由此而必然影响到绘画的标准,市场的走向。...
上一页1 2 3 4 ...5下一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