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私人美术馆的现状与未来发表于2017-01-04
  对于中国人来说,私人美术馆仍然是一个非常新鲜的概念。因为即使是美术馆,很多人都还比较陌生。   提到美术馆,大多数人往往第一印象是巨大的外部体量,优美的内部空间,以及昂贵的艺术品。对于它的作用和功能,认识却是模糊的。认为它就是一个展出艺术品的地方,好像与日常生活也没有太大的紧密联系。艺术圈、高大上人士或许经常去,其他人就不会经常去了,甚至有些人一辈子都没进过美术馆。而一般来讲,在中国有实力建美...
保持距离的必要性——当代艺术发展与生态的关系发表于2016-12-27
  德国哲学家阿多诺在《美学理论》的开场白中说到:“艺术中的绝对自由总有特定的限制,并且总是与整体的永久不自由相矛盾。”这句话似乎在提醒人们,针对艺术,无条件的“绝对自由”并不存在,“压制”或反作用力永远伴随着艺术的发展。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当代艺术参与了“新自由主义经济”在全球的征程。一方面,得以获得大量的资本与物质支持,在全球范围内快速扩张;另一方面,因...
艺术家们的“520”发表于2016-05-21
  如果从地球本体的角度看,人类的种种行为最终带来的都是祸害的话,那么唯有艺术和爱情这两个行为似乎是没有多少危害的。于是在“520”的今天,我们不妨来谈谈艺术家们的一些爱情,他们的爱情又会和你们的有什么不一样呢?
绚烂与平静——杜菲的艺术生涯发表于2015-07-26
  在法国大革命后的整个19世纪和20世纪初期,围绕对于“人”的如何进一步解放,如何让“人”更自由,欧洲的文化艺术领域都在不停地作出探索。这样的变革也同样体现在欧洲的画坛,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一场接一场的轰轰烈烈变革在欧洲画坛上不停地发生着,特别是法国的艺术圈,它已经成为整个欧洲艺术发展的轴心。
“新水墨”的成与败发表于2015-02-27
  如果说在2014年艺术市场中,我们要找到一个最为出境的市场明星,那么“新水墨”无疑是最佳人选。这不仅因为从2013年到2014年冬,“新水墨”交易火爆,展览活动频繁,其代表艺术家价格指数快速上涨。也因为,2014年底的秋拍,“新水墨”频频遭遇滑铁卢,在一级市场,原本可以被视为“现金流”的“新水墨”指标性人物作品的流通也遇冷。这种由热及冷的快速转换,让艺术市场投...
是谁在赞助当代艺术?发表于2014-06-04
  当下,中国当代艺术与商业活动的结合已经司空见惯。在城市中的众多现代化大楼前,经常会矗立着几件大型的雕塑或装置;星级酒店大堂里,也时不时能够看见岳敏君的“笑脸”、王广义的“工农兵”或者悬挂于墙上的由张晓刚绘制的《大家庭》;在北京商业核心区域,甚至建立了一个以当代艺术为主题的商业综合体大楼芳草地;众多的时尚活动也参与进来,他们不仅赞助当代艺术,还经常会邀请当代艺术家们参与自己的品牌...
从“国画”到“水墨”--新历史观的形成发表于2014-06-03
  在今天看来,很多事情都是理所当然发生的,可是放大到历史中去观察,它却是经过一步步艰难地微调过后产生的结果。历史如此,艺术史也同样。水墨作为一种媒材,除了表现效果差别外,与油画颜料、石头、影像机没有任何区别。可是作为曾经中国传统艺术最主要的艺术媒材,它已经被赋予了太多媒材之外的文化内涵:“水墨”不再只是物理意义上的水墨,它更多成为了一种文化表征,一种代表与中国传统艺术有着深刻链接的文化...
阿拉里奥的兴衰发表于2013-11-08
  2013年1月,进入中国的韩系画廊主要代表阿拉里奥画廊(ARARIO)的北京分店关门,它的关闭也标志着韩系画廊在中国几乎全军覆没。而到了今年6月,根据青年策展人杜曦云的在微博上发布的信息,位于韩国首尔的阿拉里奥画廊总部也宣布暂时关闭,并且没有说明什么时间会再次开张。这个场景令人唏嘘不已,回忆2005年,当阿拉里奥画廊进入北京时,气势如虹,部分媒体甚至称其为世界最大画廊。与曾经的巨大体量相比,时下的阿拉里奥...
上一页1 2 下一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