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当代艺术

杨卫

杨卫

RSS订阅

  湖南人,先后毕业于湖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与吉林艺术学院。1991年开始工作生活于...详细

统计信息

浏  览: 737360

文  章:116篇

评  论:26篇

 
我所经历过的宋庄发表于2017-03-06
  我第一次到宋庄,是1996年春节。记得那时是受批评家栗宪庭之邀,与另外几位滞留在北京的“盲流艺术家”,一起去老栗在宋庄刚刚收拾出来的“新房”过年。说起老栗在宋庄的那处“新房”,原本是当地村民荒废多时的一个农家小院,艺术家方力钧和刘炜为了报答老栗的提携之恩,合伙将其购买下来赠予老栗,也就将老栗引到了宋庄。其实,到宋庄并非老栗的初衷,而是方力钧等人为避开圆明园画家村的喧嚣...
刘淳VS杨卫:圆明园是英雄梦的战场,宋庄是回归现实生活的温柔...发表于2016-07-08
  刘淳:在我的印象中,20世纪90年代初你曾经在圆明园画家村生活过,那时你还是一名画家,后来是怎么转向艺术批评的?   杨卫:至于我是怎么转向艺术批评的,机缘有很多,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源于自己在创作过程中遭遇到了一些困惑。当代艺术与传统艺术的最大区别就是不再以好坏来论作品,而是用意义来概括。这就使得艺术家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小了,而批评家也就是解释者的权力却在不断放大,一件艺术作品的意义,往往不在艺术家的控...
送别黄专发表于2016-04-15
  2016年4月13日晚,我正跟一群朋友吃饭,席间突然有人说黄专病逝了。我尽管知道黄专的病很严重,但还是不敢相信,赶紧翻看微信,才发现关于黄专先生病逝的消息早已被刷屏,原来他真的走了。这令我嘘吁不已,不禁悲从中来,想起了我与黄专先生的一些交往。   说起来,我从艺术创作转向艺术批评,黄专是我的引路人之一。那还是1995年左右,当时我和圆明园的几位画家朋友,正在尝试一种新的艺术风格,为了推广这种风格,给自己的...
作为思想解放运动的“85美术新潮”发表于2015-12-11
  今年是“85美术新潮”三十年,各地都有一些纪念活动,也有不少人撰写文章回顾。但在众多的纪念活动与回顾文章中,大都忽略了一个前奏和序幕,即1983年的“清除精神污染”运动,不免有些以点概面。在我看来,尽管“85美术新潮”与“清除精神污染”并无直接关联,但却是蕴藏了某种因果关系。因为1983年的“清除精神污染”运动,是保守势力的一次集体抬头,也是对1978年十一届...
创新与抽风发表于2015-08-04
  最近,网上突然冒出来许多书画家当众表演作画的视频,均都带有某种癫痫的状态,仿佛写字作画时不摆出一副抽风的样子,就不足以引起人的注意,也不能成为现代意义上的书画家似的。真是丑态百出,令人哭笑不得。那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书画家拿起画笔来抽风呢?究其原因,还是为了吸引人们的关注,而背后则是标新立异的思维,即所谓创新意识在作怪。
喜剧而始,闹剧而终——中国当代艺术与威尼斯双年展发表于2015-05-13
  对于中国当代艺术家而言,威尼斯双年展一直是一个神话。这是因为威尼斯双年展,作为世界上最早的艺术双年展,自1893年举办第一届以来,伴随着西方现当代艺术运动的发展,历经一百多年的历史,早已经成为了世界最重要的艺术展示活动之一。而中国当代艺术,却是以西方现当代艺术为参照,发展出来的一种艺术观念与语言模式。自我现代价值的匮乏,必然使其对西方产生某种依赖,从而把诸如威尼斯双年展这样的展示活动,作为自己的价...
文起三代而衰发表于2015-05-05
  语言是社会变迁的传感器,一种写作风格,也往往能体现一个时代的精神面貌。历史上,就常发生这样的情况,一种原本雄健的文风,经过几代之后,便衰微下来、一蹶不振了。所谓“文起八代之衰”(苏轼《潮州韩文公庙碑》),所谓“为有源头活水来”(朱熹的《观书有感》)等等,诸如此类的咏史与感怀,就都是为了回到当初的起点,重振旗鼓。其实,中国的艺术批评也是一样,从“文革”结束复兴一种新的文...
批评的焦虑与艺术的泛滥——写在“段韩事件”之后发表于2015-02-15
  所谓“段韩事件”,是指批评家段君与整形医生韩啸,因为艺术观点不同而发生摩擦,继而引起打斗,遭至公安机关介入之后,使段君蒙受牢狱之灾的恶性事件。这个事件在圈中造成了极大影响,也引起了各方讨论。其讨论的范围,到后来已经远远超出了段啸之间的个人纠纷,而涉及到整个批评界,一时间把批评家的职业操守,即批评家应不应该坐台等话题也给激发了出来。我看过这其间的不少议论,有的尚属公正,对此事进行了客观...
上一页1 2 3 4 ...15下一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