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潜古问素——陈林的水墨新象探微发表于2018-05-22
  艺山有途,阅读作品如同拾阶而上,及至高处,自艺术家的窗口窥察世界。观者期许从窗口收获近于画者的知见,尽管很多时候未必全然一致。每扇窗因画者的视角不同,景色各有眉目,即使同一艺术家在不同时期的创作也大多显现出令人惊异的差异化特征。在这一点上,陈林是个异数。十几年来,他在画面中一贯地化身锦鸡、白鹭、鹅、鹤等禽类动物,使之代替他俯仰天地、遍览中西、优游古今——某种意义上,禽鸟是其内在精神的...
谜踪记 当代水墨实践中的个案发表于2018-04-25
  无论中西,从来不存在一成不变的所谓传统,那些之于传统的概念化、样板化理解都不过是惰性心理懒于深究的托辞。系统相对稳定的中国传统文化从未中断、至今不绝,恰恰是因为千年不移的动态化调试:艺术作为传统文化的视觉形态在不同文化语境中持续发生着变异,与不同时代特质渗透、互融,形成一条精神卓绝的文化巨链承递着往昔人文经验。片段的经验虽为文化遗存不可复现,但它留给后来者一扇扇思接千载之门以弥合历史间距、达成...
物象之“真”从何而来?发表于2018-01-25
  古人云:“见山思静,见水思动,见云思变,见石思贞,人之常也。”可见,人与风物遇合,面对客观自然产生主客体交互作用的情感,引发“移情”的结果大多为寻常事。艺术家搜尽奇峰之后,产生“度物象而取其真”的审美期求,物象之“真”从何而来?是风物单一化、样板化的面貌之真,还是脱离表象的虚构与假想之真?究其来源,是被客观自然激活的创作主体内在精神状态之真。...
艺术家的梦无需翻译 可以借助作品体验另一个世界发表于2017-12-07
  艺术家拓展思想的视觉维度,在作品中探寻、发现、表达自我,即使投身于人类共性命题的阐释中。探究张江舟与哈特曼两位艺术家的个体美学,即是证明。英国哲学家伯特兰·罗素曾这样表述:“我们可以回忆起自己的梦,但如果别人不告诉我们的话,我们无法知道他的梦。”与众人不同,艺术家的梦无需多言,观者可以借助他们的作品去发现、理解、进而体验另一个透镜中的世界。   张江舟创作于2011-2012年的《天地词...
深默之音 林于思的水墨景观发表于2017-11-02
  林于思的画面看上去以自然为其来源,但若就此粗浅地将之理解为追随自然的结果,便开启了误解的门。“生命在于不动”是他的人生信条,在我看来,并非是对相对静止的生命状态的强调,而纯粹凸显了他以思维“离场”对抗寂静的内在需要。进而大胆揣测,或许被博大、深重的寂静包围,正是他的期待。寂静越是强大,他的思维就越有愿望进行更遥远的出走。   他与画面之间,始终隔着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又以形而...
微物之辞 当代水墨的文本意识及其叙述发表于2017-10-12
  “微物之辞”,顾名思义,主语为“物”,“物”之辞,“物”的言语。显而易见,这是一种修辞手法,引发拟人、隐喻、借代、双关的联想。“微物”之“微”,非宏观、巨视,而是静观、凝神、沁入。“微”倾向于一种观察方式、思维角度的探寻,折射出物象日常属性之外的意义;而表述作为精神征象之“物”,往往潜发直指本心的力量,古今中外,莫不...
纸本行旅 段正渠敦煌写生记发表于2017-09-14
  眼前的这条路是段正渠画面中的路。   它坐落在党河侧畔,距离西千佛洞不远。记得这条路的一边直接伸向党河,充满着各色石子、又无心停留、缓缓而过的党河;另一边则紧挨着一处土城墙,寸草不生。这是敦煌特有的地貌,蓝天耀眼,黄土鲜明,在极度干旱的城壁下,匍匐着一条为制造感官矛盾而生的河。   今时此刻,当我再次观看这件作品,依然能够回想起那个光景中的颜色、空气的重量、土的呼吸。段正渠创作这件作品的时候,正...
蕴藉之味,生活的虚处 也说王牧羽的“云”发表于2017-08-17
  细想来,时至今日,与王牧羽老师相识已十七载。这位70后画家,我之所以称他“老师”,是因为他曾经是我高中时期美术理论的启蒙老师。正是这个亦师亦兄的人,把我带入艺术的文字世界,并用自己一路求学的执着精神现身说法,鼓励、启发、大步向前——他始终想让他的学生们明白,从艺之路,无有止途。他最爱说的一句话:我为你们骄傲。事实上,我们都,以他为荣。   这篇文字被我废弃过好几个开头,似乎怎...
上一页1 2 下一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