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新媒体时代的艺术圈论战发表于2016-09-23
  导语:关于批评家闻松朱其VS诗人俞心樵的那一场在无数的微信群中蔓延开的论战,双方骂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看的却是喜从心头起,笑向嘴边生。交锋过程中,粗言与隐私齐飞,器官共液体一色,心理承受力差的观众简直恨不能自带马赛克。   我无意判断双方争论中抛出种种八卦是非,值得注意的是双方论战背后的新媒体平台(微信群)对于传统论战模式和批评秩序的冲击,以及微信群论战在艺术批评普...
论“艺术评论公司”的必要性发表于2016-08-10
  自从90年代以来,“当代艺术批评”的失效与失语成为艺术圈的普遍共识。经过80年代的垦荒期,90年代的批评家群体初见雏形,但是很快其影响力与公信力都大打折扣。新世纪之后,当资本进入艺术市场,艺术批评更是沦为市场交易的一个环节,成为艺术品交易的附庸。   关于“当代艺术批评”的批评已然是汗牛塞栋,虽然身在此山中,但是批评家们依然敏锐地看到批评界自身的问题:方法论与学科化的缺失、资本和...
90年代以来的“当代艺术”精神(下)发表于2016-07-26
  吕澎讲:“当代艺术已经不再讨论从文艺复兴时期以来就支撑着人类文明的人文主义以及知识传统的命运。”今天的艺术家关注新技术、新媒体,他们用最新最繁复的电子技术制作作品,但是并不关注“人文主义”与“知识传统”。   很多当代艺术家并不把知识放在眼里。知识并不等同于学问或科学,科技是一种可以重复验证的定理,学问是一种观念的陈述,而知识还包括有对自由和真理的向往,包括对终极...
90年代以来的“当代艺术”精神(上)发表于2016-07-25
  简单来说,人类文明分三步,从愚昧和无知到启蒙和理性,再到虚无与解构。西方的启蒙时期比较早,启蒙主义把人们从精神的匮乏与权利的丧失中拯救出来,然而西方文化却在追求理性与自由的过程中,陷入工业社会的空虚和现代战争的恐怖当中,走到尽头的启蒙主义与工具理性露出阴暗的一面。1950年代,启蒙主义与工具理性穷途末路之后,西方的现代主义解体,走向了后现代主义文明,西方的文化氛围和逻辑思维发生巨变。50年代的西方文...
坏蛋店的套路与价值发表于2016-05-30
  今天的艺术圈仿佛一个二手店,一切都不新鲜了,不仅各种艺术形式都已经出现过,就连我们的反叛与愤怒都是过期的,我们的反抗与抱怨都是二手的。最近很火爆的“坏蛋店”就是一家看似新鲜的二手店。   坏蛋店的老板“邸特绿”在公众号里以无厘头的姿态发表各种不合时宜的言论,以认真严肃的态度转发各种“坏画”。言论不羁、口味出格的邸特绿看似一台狂野的破车冲进光鲜亮丽的艺术品商店里横冲...
理想主义的缺席发表于2015-12-23
  60后、70后两代艺术家生于红旗下,成长于文革中,理想破灭于80年代末,这一代人的生存环境和文化背景,让他们有一种天赋的文化使命感和家国情怀。而今天的新一代年轻艺术家,他们不再背负沉重的文化负疚感和历史使命感。新时代青年成长于经济崛起、世风万变的快餐时代,他们对集体没有归属感,也从来没有迷信权威偶像。他们更自由、更开放,对价值观和使命感并不看重。许多人批评他们的作品游戏化、装饰化、平面化,显得矫情、...
批评年轻人是最没风险的事发表于2015-12-22
  关于“艺术圈的年轻人”是永远的话题。批评年轻人是最容易的事,因为他们没有反驳的话语权。批评年轻人也是最难的事,因为老生常谈似乎也于事无补。吕澎老师大概是艺术圈最有资格谈谈年轻人的前辈。作为前行者,吕澎老师有资格谈年轻人的未来,作为历史学者,吕澎有资格回顾历代的艺术圈年轻人。这一代年轻人是炮灰还是垫脚石?我们听听吕澎有何别样的观点。文章分为三部分:批评年轻人是最没风险的事(上篇)、理想...
不想做叛徒的门徒不是好信徒——评《不在图像中行动》发表于2015-02-16
  “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这是滥觞于古希腊,而后在中国各个大学的门卫室得以推广的著名的“保安三问”。不曾面对保安三问的人不能称之为大学生,不曾在深夜直面此终极哲学问题的人不足以谈艺术。   “艺术是什么?艺术从哪里来?艺术到哪里去?”——关于此终极问题,每一代的艺术人都曾经尝试推翻前人的标准答案,给出自己的新答案——艺术是宗教、艺术是人性、...
上一页1 2 3 4 下一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