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八五还是八六? 武汉美术馆开馆记忆碎片札记发表于2015-12-31
  2015年9月的一天下午在南京站偶遇武汉美术馆的刘馆长,本名刘宇,人称刘馆,也有说是书记。待人很和气,认识多年,每次见面总在各种的活动中,大家满面笑容频频举杯或礼貌问候以及种种寒暄,人多,平均下来每次也说不上几句话。其实我一直想问他,现在这个武汉美术馆和原来那个武汉美术馆有没有关系,就是在那个被人忽悠给炸掉的武汉展览馆边上,以前复制《收租院》的地方……。“对,对,就是,后来搬去了&h...
共同的“泡澡”到独立的“起义”发表于2015-05-05
  我临时组建的工作团队很早就从北京、从罗马、从上海、从曼城…赶到威尼斯,三天了,还在海边、运河边以及各种岛上、桥上漫步,只为他们要周一才上班才可以工作,我尊重任何人休息的权利,但请尊重咱们事先的约定,尊重我们工作的权利,尊重我背后几百号联合参展艺术家的作品如期保质保量得以呈现的权利!   感谢振华神奇美妙的午餐,以及关于双年展体制的讨论,还有个人被民粹覆盖的危险性…   人类为何总是能...
亲历并见证“威尼斯之耻”发表于2015-05-02
  窗外近近远远断断续续地传来德国青年的阵阵呼声,应该还是那个“五月”例行的回响吧,好像是发生在我出生的头一年...…   电视里通霄滚动着来自米兰的暴动…半梦半醒间一夜时空频换,天亮前终于看到了那个传说中的新闻,应该叫“威尼斯之耻”续集吧,但作为当事人我名字被反复提及,然而我自今仍未收到任何正式的通知,真不知今夕是何年?...
桅杆上的水手 “圣光下的荣耀”发表于2015-05-01
  念大学那会儿特别流行扎推去外文书展上“怀书”,北京叫“顺”没有儿话音,我胆小不敢“怀”整本的,哆哆嗦嗦跟后面扯了几张单页“顺”回来是有的,其中一张好像是叫做《圣光下的荣耀》,是幅天顶画,叹为观止心仰望之,大概是扯自一种特高大上的套装书,类似什么大英帝国还是大什么的百科全书,据说是威尼斯画派的谁谁谁画的,不知是哪种外语,反正也看不懂。...
魔幻时代“我”独自上路发表于2015-05-01
  从收拾行李到独自上路,虽然我不懂外语,但还是一个人飞到我从未去过的北欧国家芬兰,在赫尔辛基经停约五个多小时后转机至我同样从未到过的杜塞尔多夫,现在的位置叫杜伊斯堡Lehmbruck美术馆。然而这一路上我却一直在被各种的追问,另一个我从未到过的非洲国家肯尼亚,听说这个国家授权一个民间机构申办了威尼斯双年展肯尼亚国家馆,如何营运不得而知,只知道本届的策展人是个我从未见过的意大利人桑特罗,委托我从未听说过的...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