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彭德:西安美院最超脱的画家景柯文发表于2017-11-24
  西安美院最超脱的画家,莫过于景柯文。   尚扬曾对我说:西安美院景柯文你要关注一下,人好,画得好。可是我调西安十五年,平均每隔五年才见他一面。想当年秦始皇灭了楚国,把楚国的王室成员和有王室血统的屈、景、昭三大家族,还有同宗的彭姓家族,统统迁到陕甘宁交界的贫瘠山野,让他们失去造反复辟的根据地。过了两千多年,他们的后裔好不容易在西安美院先后供职,可是所有的活动都看不到景柯文的身影。我和他三次会面,...
彭德:生不逢时却又生逢其时的才女佟玉洁发表于2017-08-04
  佟玉洁是生不逢时的才女。   一位西安女艺术家对她说;“西安美院怎么会出现像你这样的人?”在注重民间艺术与汉唐文化研究主流的院校,佟玉洁的研究很出格。几年前,她写了一本30多万字的《中国女性主义艺术性修辞学》,做了一本样书送到了学校的科研处,希望能得到一些科研经费,结果没有了下文。她的这部著作,后来被贾方舟称为“中国当代艺术史绕不开的一本书”。   佟玉洁的女性主义艺术理论,背...
彭德:黔驴技穷的美术教育和展览策划发表于2017-07-19
  本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构思,采用连环套的形式,把几种中国传统工艺弄得空前火热,应当说煞费了苦心。如果策展者不是邱志杰,换成其他人,很难比他更有出息。我认为不妨作积极推测,这个中国味十足的展览蕴含了对现实的批判。在当代艺术疲软和未来艺术空缺的当下中国,只能向千古不腻的老祖宗们的手艺作揖了。两年一度乔装打扮的新媳妇,掀开头盖,总是年迈色衰、反复改嫁的寡妇,这难道不是对艺术现实的挖苦和对老四大金刚...
彭德:以刻画国民集体无意识取胜的艺术家贺丹发表于2017-06-30
  贺丹以刻画国民的集体无意识取胜。   一脸的络腮胡子,个子不高,腰围很大,旅居巴黎十一年,他养成了法国人的饮食习惯,牛排、烤肉、奶酪、黄油堆成一盘,一盘接一盘吃。有一年在餐桌上我开玩笑说,中国官场反贪,不需要明查暗访,凡是腰围超过110厘米,先拿下再审。郭线庐笑道:贺丹第一个拿下!贺丹照吃不误,我又说:腰围多少与寿命成反比。贺丹当晚开始跑步,随后改变了饮食习惯。   贺丹的油画,从法国式的写实转变...
彭德:西安水墨画坛 鬼手画家陈国勇发表于2017-03-10
  陈国勇在西安水墨画坛,独树一帜。   生于鬼城丰都,有人称他是鬼手画家。从鬼城出来的画家不可能都是满身的鬼气,可是这种逻辑却常常在评论中出现。被人说多了,暗示会起作用,鬼气可能真的缠身。当年李世南彻夜画鬼,满室鬼画,大家也一味喝彩鼓励,结果画来画去,情怀过于激愤,夜不能寐,不幸中风,差一点丢了前程。   陈国勇自号清瘦客。清瘦是中年以前的体态写照,经历了2005年国画价位飙升,陈国勇的体格渐渐有点...
彭德:玉石俱焚的评选发表于2017-05-03
  中国十大丑陋雕塑评选,王明贤主持,傅中望夺魁。傅中望和王明贤都是我的老友,见到这个结局,我的反应是惊讶。尽管王明贤是专家,但评选机制却是网民的选票在决定,专家评审团降格为监票团。这样的活动,既是对雕塑艺术的亵渎,也是对评审团的嘲弄。   傅中望作为中国雕塑界的代表人物,其作品固然不都是力作,固然可以被质疑被批评,但《生命》却不是劣作,更不是丑陋之作。钢质的鸟巢既能唤起人们对自然对森林对鸟类的怀...
彭德:给历史化妆还是卸妆?发表于2017-05-03
  《艺术当代》徐可和漆澜向我约稿,评述中国当代艺术史。我希望原汁原味地写,写自己置身其中的所作所为所见所闻所思所想,题为《活着的历史-当代艺术亲历记》。写法如同在书房同友人谈心,打破时序,自由转换话题,铺排八卦故事。最接近人物与事物真相的往往是八卦故事,而不是宣言和理论。好多写手不明白这个道理,文章写得象悼词一样没有活人味。没有活人味的文章看惯了,有味的文章,刊物反而不适应了。我写了一些无伤大雅的...
彭德:艺考发烧到何时?发表于2017-05-03
  中国每年几十万人参加艺考,反常和荒诞。这个问题如果要追查,首先要查传媒。媒体的风云人物不是搞花架子的政客和富豪,就是浮在面上的影星、歌星、舞星、球星以及画坛被标榜为大师的名流。他们成了无数学子的榜样。榜样的力量同鬼神的力量一样巨大,尤其是那些不读书的名流,成为众多文化课成绩差的学生的偶像,也是众多家长谋求子女出人头地的另类样板。不必过分责备当今的学生不爱读书,也不必盲目抨击教师不卖力地教书,甚...
上一页1 2 3 4 ...23下一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