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西安画坛侯拙吾 通过人类摧残过的大自然表达忧患意识发表于2017-04-25
  侯拙吾是不可多得的才子。   在崇尚平和稳健的西安画坛,侯拙吾的艺术很特殊。他表达忧患意识的观念水墨画,画的不是赏心悦目的山水,而是人类蹂躏摧残过的大自然。在他的笔下,山水已经不是人类的家园,仿佛变成了吠陀世界的末页或马丘比丘毁灭的先兆。他以象征手法和写实技法,将各种各样的矛盾因素并置在他的画面,达利、女鬼、戏剧人物和政治领袖,都成了画中山水的主宰者或客串者。他给树干包扎绑带,或将树干幻化成动...
终南山造就的艺术家樊洲发表于2017-03-30
  樊洲是终南山造就的艺术家。   樊洲筑室终南山,看山读山画山,寻找独特的表现方式。他的画风同老长安画派和新长安画派名家相比,大不相同。以代表作而论,赵望云是写生山水,石鲁是性情山水,何海霞是结构山水,罗平安是符号山水,崔振宽是解构式山水,陈国勇是心象山水。樊洲的山水画分三型,都具有人文意味:一是寓意山水,二是书写山水,三是乐律山水。其中,寓意山水和以行书笔法入画的山水画,具有明显的中国意味,同...
1981“西安首届现代艺术”展艺术分析发表于2016-12-29
  最早对参展作品进行艺术分析的是邵养德。他在1985年第6期《美术思潮》发表《幻觉与现实》,追记西安首届现代艺术展览,侧重艺术社会学角度,评议了《走向2000年》、《昨天·今天·明天》、《飞天》、《黑色的神秘》、《X》、《大地》等6件他看好或引起争论的作品。   2014年,《西安首届现代艺术展文献展》研讨会,参展者一致表示,他们不同于星星美展把艺术当做工具的方式,认定自己的艺术探索是纯艺术的探索...
1981“西安首届现代艺术”展人物志及艺术分析发表于2016-12-15
  刨根问底,《西安首届现代艺术展》的核心成员和外围人物,都不是等闲之辈。尤其是美院之外的一帮文艺青年,多为高干子弟,优先见过世面又了解官场内情,是那个时代的先知先觉者。在当代艺术成为可能的必要条件中,知觉解放与观念先行特别重要。   王甦川的父亲是西藏驻西安办事处主任。高洺的父亲是刘邓大军早期的领导人之一。芦苇出生在中南海,父亲在林伯渠手下做事,母亲在中南海做护士。她曾抱着芦苇碰见散步的毛泽东,...
艺术转型的代价发表于2016-12-08
  中国艺术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变,从一元到多元的转变,是一条充满意外和坎坷的道路,西安现代艺术展提供了证据。对参展者的调查尽管不了了之,可是到了1983开展“清除精神污染运动”,高洺、李晓明、王甦川、张光荣等人据说组织或参加违反道德的贴面舞会,都被收审了。他们参加现代艺术展似乎是附加的不良行为,后来证实是主要罪状。1991年,李晓明和高洺分手,重新结了婚。岳父是高级人民法院的副院长,对李晓明进行了...
1981“西安首届现代艺术”文献展始末记发表于2017-01-30
  1981年3月1日深夜,西安古城没有夜生活的冷清街道上,一群黑影如同地下党的特工,从钟楼向四面行进,把一张张展览海报贴在街道两边的电线杆上。第二天,简陋的海报引起行人的注目:西安首届现代艺术展,地址:东大街青年会。   天亮了,青年会骤然热闹起来。青年会是基督教青年会的简称,改为少年宫后,西安人还是坚持叫青年会。这群满怀艺术理想的叛逆者们怎么也不会料到,他们的展览在不断碰壁之后,竟会在一个宗教旧址达...
评啥奖与开啥会?发表于2016-11-29
  我一向质疑当代艺术评奖,因为很难比或不可比。   CCAA2016年度奖邀我当评委,中方评委还有尹吉男和冯博一,外方评委有蓬皮杜艺术中心馆长布里斯特纳、泰特美术馆荣誉馆长德尔康、澳大利亚籍策展人兼香港M+视觉文化博物馆馆长华安雅女士和主持人希克。我对评奖不抱希望,但可以体验一下中外评委联席评奖的过程。   希克是前瑞士驻华大使,后半生的精力投身中国当代艺术。拍资料的电影制片人让我评议希克,我说他是中...
美术批评家年会与北京西客站发表于2016-11-17
  从北京西客站到批评家年会下榻的国际饭店,只有10公里。因为堵车,组委会无奈地建议我搭乘地铁,否则花三个小时也别想到会。领教了北京地铁一号线,我在离京的动车上写下了这篇遭遇记:   北京的雾霾可怕,更可怕的是交通。雾霾只是空气的异态,交通之糟糕却是常态。时近初冬,坐高铁抵达西客站,接车人被车辆筑成的长城堵死,我不得不换乘地铁。有人讲西客站的地铁口如同地狱入口,不过下地狱者毕生只走一趟,地铁入口对于...
上一页1 2 3 4 ...22下一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