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彭德:西安水墨画坛 鬼手画家陈国勇发表于2017-03-10
  陈国勇在西安水墨画坛,独树一帜。   生于鬼城丰都,有人称他是鬼手画家。从鬼城出来的画家不可能都是满身的鬼气,可是这种逻辑却常常在评论中出现。被人说多了,暗示会起作用,鬼气可能真的缠身。当年李世南彻夜画鬼,满室鬼画,大家也一味喝彩鼓励,结果画来画去,情怀过于激愤,夜不能寐,不幸中风,差一点丢了前程。   陈国勇自号清瘦客。清瘦是中年以前的体态写照,经历了2005年国画价位飙升,陈国勇的体格渐渐有点...
彭德:玉石俱焚的评选发表于2017-05-03
  中国十大丑陋雕塑评选,王明贤主持,傅中望夺魁。傅中望和王明贤都是我的老友,见到这个结局,我的反应是惊讶。尽管王明贤是专家,但评选机制却是网民的选票在决定,专家评审团降格为监票团。这样的活动,既是对雕塑艺术的亵渎,也是对评审团的嘲弄。   傅中望作为中国雕塑界的代表人物,其作品固然不都是力作,固然可以被质疑被批评,但《生命》却不是劣作,更不是丑陋之作。钢质的鸟巢既能唤起人们对自然对森林对鸟类的怀...
彭德:给历史化妆还是卸妆?发表于2017-05-03
  《艺术当代》徐可和漆澜向我约稿,评述中国当代艺术史。我希望原汁原味地写,写自己置身其中的所作所为所见所闻所思所想,题为《活着的历史-当代艺术亲历记》。写法如同在书房同友人谈心,打破时序,自由转换话题,铺排八卦故事。最接近人物与事物真相的往往是八卦故事,而不是宣言和理论。好多写手不明白这个道理,文章写得象悼词一样没有活人味。没有活人味的文章看惯了,有味的文章,刊物反而不适应了。我写了一些无伤大雅的...
彭德:艺考发烧到何时?发表于2017-05-03
  中国每年几十万人参加艺考,反常和荒诞。这个问题如果要追查,首先要查传媒。媒体的风云人物不是搞花架子的政客和富豪,就是浮在面上的影星、歌星、舞星、球星以及画坛被标榜为大师的名流。他们成了无数学子的榜样。榜样的力量同鬼神的力量一样巨大,尤其是那些不读书的名流,成为众多文化课成绩差的学生的偶像,也是众多家长谋求子女出人头地的另类样板。不必过分责备当今的学生不爱读书,也不必盲目抨击教师不卖力地教书,甚...
彭德:半隐于市张士增发表于2017-05-03
  张士增去世半个月,我才得知消息。我推测他不想被老友们周知死讯,以免大家按丧礼俗套送送花篮,走走过场。夜阑人静,写下这篇回忆录,作为结识他的纪念。   1982年6月,《美术》编辑部和湖北美协联合举办“神农架美术理论会”,张士增是组织者,与会者有何溶、周韶华、沈鹏、叶朗、茹桂、贾方舟、皮道坚、彭德、陈云岗等。同年9月,我受《美术》副主编何溶邀请,在编辑部客串三个月,同张士增、栗宪庭、王小箭在...
彭德:何新的新书置疑发表于2017-05-03
  有人向我介绍何新的《希腊伪史考》,说该书声称古希腊文明是伪造的赝品。作者援引考古学家的判断,指出希腊古建筑遗迹原本属于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经过后人改装,时间上限提前了一千多年;又援引德国学者的考证,认为古希腊文字是古希伯来语言、迦太基文字的分支和变体,希腊神话来自于中东亚裔人种。总之,欧洲文明的精华不过是拼凑的骗局。在追求吸引眼球的当今世界,这部书如果出自学子之手,不失为惊世之作,不过当它出自身份...
彭德:别了,斯诺登发表于2017-05-03
  斯诺登以一己之力揭露美国当局,不仅成为全球新闻的热点,也会成为人类文明史绕不开的人物。无论他出于什么动机,他的自由意志和同权力抗衡的行为都值得推崇。   美国是崇尚自由意志的国度,斯诺登的行为本来给美国精神长了脸,可是美国当局却因为自己的愚蠢举动让自己丢了脸。国家的安全要靠对内民主与对外平等来实现,而不能求助于鬼鬼崇崇的监控。另一方面,中国的左派支持斯诺登,只是满足于看美国的笑话。这种看笑话的...
西安画坛侯拙吾 通过人类摧残过的大自然表达忧患意识发表于2017-04-25
  侯拙吾是不可多得的才子。   在崇尚平和稳健的西安画坛,侯拙吾的艺术很特殊。他表达忧患意识的观念水墨画,画的不是赏心悦目的山水,而是人类蹂躏摧残过的大自然。在他的笔下,山水已经不是人类的家园,仿佛变成了吠陀世界的末页或马丘比丘毁灭的先兆。他以象征手法和写实技法,将各种各样的矛盾因素并置在他的画面,达利、女鬼、戏剧人物和政治领袖,都成了画中山水的主宰者或客串者。他给树干包扎绑带,或将树干幻化成动...
上一页1 2 3 4 ...23下一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