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海外的中国文物价格是怎样涨成的?发表于2017-09-21
  简直疯了!法国佳士得所拍卖圆明园兔首、鼠首,价格每件拍到了1400万欧元,几乎所有的文物专家和收藏家都被这个价格所震撼。除非发疯,这个价格是不可理喻的。   虽然文物拍卖的价格和文物的价值不能划等号,但是,价格毕竟是一个重要的指数。如此高价格的恶劣作用在哪里?它将混淆世人的视野,干扰我们对中国文物的价值判断,为中国流失文物理性地回归制造障碍。
“押宝”当代艺术还是选择“正常美”的作品?发表于2017-08-24
  去年下半年,艺术市场明显开始打蔫,有个朋友却筹划着想开个画廊,而且要经营当代艺术。我们当然是劝阻,理由很简单,这个时候的艺术市场已经类似于“击鼓传花”的游戏,那些持有“天价绘画”的炒家恨不得马上找个“傻下家”传出去;这时候出来接盘,稳赔不赚。      为什么要经营当代艺术呢?这位朋友的回答很坦诚:对许多“当代艺术”作品其实没有看出好在哪?作为个人喜...
阻碍中国雕塑原创进程的“山寨雕塑”发表于2017-07-20
  10年前,一家广告公司兴冲冲地拿来一份策划书,征求我的意见。内容是和有关部门合作,将深圳莲花山邓小平雕塑复制成小型限量的精致礼品,用于政务赠送和进入高端收藏市场。策划书洋洋万言,从市场角度而言,不能说没有道理。   我当时只有一个自认为很难解决的疑问,马上把策划人问住了:且不论这个策划会不会得到批准,假设得到了批准,有什么切实有效的防盗版办法呢?因为限量版的小型邓小平雕塑进入社会,马上可能就有廉价...
“人人都是摄影师”的时代 我们需要慢生活发表于2017-06-22
  由拍照联想到慢生活。   记得傻瓜相机刚刚流行的时候,摄影变得容易,拍照的热情被空前地调动起来。那个时候外出旅游,重要的事是谋杀菲林。   数码相机的流行,几乎意味着菲林时代的终结。拍照终于变成了出门旅游的同义词。出门的时候如果不揣着一个数码相机,到一个地儿如果不拍几张照片,那几乎等于没有出门。这几乎是说,因为要拍照,所以才出门。   物极必反。“人人都是摄影师”,导致了摄影本身被谋...
台湾一粒米发表于2017-05-11
  台湾文化产业界有“两粒米”的说法,“一粒米”是南投县的桃米社区,另“一粒米”是宜兰县苏澳镇的白米社区。   白米是个村子,为什么以“社区”闻名呢?按我理解,村只是个行政单位、是个地理概念;而社区则是公民社会的一个单元,它包含着一套村民自治的组织和结构方式。白米社区就是台湾这些年倡导的社区总体营造的成功案例之一。...
又见读书月发表于2017-04-20
  一年一度,读书月又来了。   围绕读书月,主办单位真的是很尽力呀!各类讲座、演讲和竞赛、不同层面的好书评选和推荐、各种便民的读书服务、深入到社区和工厂读书推广……;能够想到的,基本上都想到了。   费这些苦心,还不是为了让人读书!   其实活动和读书是两回事,读书月和读书也是两回事。对于读书的人来说,不管有没有活动,天天都是读书日,月月都是读书月;对于不读书的人,即使参加了读书月的几个...
伤人乎?不问马发表于2017-04-13
  孔子家马棚着火了,孔子下朝回来只是问,“伤人乎”?没有问到马。(《论语·乡党篇》)   就这么一件事,后世的解释却多有分歧。例如朱熹说:“贵人贱畜,理应如此”。对朱熹的解释,程树德不同意:圣人仁民爱物,难道真的不关心马吗?“贵人贱畜”为什么“理当如此”,这个理是什么理?   李零先生在《丧家狗》里说,“这些理解很有趣,但求之过深”,就此打住了。...
疯狂的鞭炮发表于2017-01-27
  回老家过春节,印象最深的,是鞭炮又响起来了。   禁了几年还是没禁住,今年又“复辟”了。就像反攻倒算的“还乡团”,一旦卷土重来,格外疯狂。大年三十晚上,大约从11点开始,一些性急的家庭就迫不及待地开始燃放鞭炮,12点达到高峰,此时全城都笼罩在一片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持续达半个小时。这期间所有的电视除了画面,都失去了声音,人与人在家里说话,如果不是凑得很近,根本就听不到。...
上一页1 2 3 4 ...14下一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