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色情&暴力?--谈李占洋的雕塑在沈阳商场展出一事发表于2014-01-28
  每到年底总有媒体来采访,让总结一下即将过去的一年,没啥可总结的,多数情况下瞎说一通,这一年对我来说,相对艺术,我像其他朋友一样,更关注中国的社会、政治问题,更希望知道越来越多“接近真实”的东西。艺术界很少有事能让大众媒体争相报道的,能报道的多数都跟“钱”多少有点关系。“美丽道画廊”老板骗了十亿逃跑后被抓回来,讨伐声此起彼伏的,有些人说的好像以前就了解这个“骗子...
艺术品的平价市场会好吗?发表于2013-02-01
  这两年对拍卖的了解越来越少,也没有去过拍卖会,不怎么相信拍卖的数据。如果有人完全按照拍卖的数据去分析艺术市场的走向,那多半是外行或者刚入行,当然也可能专家为了说服读者而“借用”一下数据而已。如果不按照数据去分析,又如何能分析出市场行情呢?我们平时一谈到艺术市场,就想到拍卖,拍卖虽然是代表市场的主要部分,但是它毕竟不是全部,更何况,除了部分重要的作品确实有实价拍出,不少情况下拍卖公司就是...
中国当代艺术的现实语境及启示发表于2012-12-03
  如今,讨论中国当代艺术更多地是从艺术现象和艺术家个案出发,较少讨论艺术发展跟我们国家的发展和城市化进程之间的关系,无疑,艺术作为整个国家发展主义逻辑中的一部分,肯定受到社会种种现实的影响。中国当代艺术的三十年,其实跟中国改革开放的三十年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这种联系又是复杂的、交叉的、混沌的。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跟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城市化的发展同样受到全球化和市场化影响。   70年代末和整个...
夏彦国:尴尬的艺术批评家发表于2012-01-24
  当下的市场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艺术本身的发展,而且这个艺术本身的发展和批评是不能脱离关系的。在对展览和拍卖公司的宣传上,都少不了批评家的文章出现。但是现在的批评家面临一个尴尬的局面。在资本操纵的情况下,很多机构对批评家不是很重视,以为批评家只是个码字的机器一样,他们需要的只是批评家的名字,而批评家到底在写些什么并不重要。这时候批评家的境遇就比较尴尬了。批评家的文章成了一个形式的东西。从这点来说,...
日常生活中的软暴力——谈高孝午的新作发表于2011-10-17
  什么是软暴力?它的字面意思是指一切区别于肢体暴力造成伤害他人的行为,都可以称为软暴力,换句话说,它是除了肉身伤害行为以外的暴力行为,也可叫做精神暴力。这种暴力行为最大的特征就是它的隐蔽性,这种隐蔽性使得它的存在并非是直接的、明显的、强制的,而是以一种看似积极的、善意的、人性的方式间接地植入到某种文化和习惯中,使得接受者很难察觉,甚至像毒品一样让人生瘾,如果这种软暴力给予的不是一个人,而是社会的某...
执拗着 读吕岩作品有感发表于2010-11-09
  吕岩是一个执拗的人。   执拗是一种持久的冲动,一种持久的热情,一种病,某种意义上,也是对某种追求的极端、苛刻的爱,也是一种精神洁癖。这种执拗对于艺术家来说绝不可少,我们看到但凡有创新的艺术家,无不执著于自己的想法,固执的探索,也只有这样才能激发更大的创作力去更加清晰地表达自己的价值诉求。熟悉吕岩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他经常为了一些小问题纠缠很久,如果你跟他去聊天,你会发现他对这些小...
芒克的另一种表述发表于2010-11-06
  芒克,是一个诗人,但是他近二十年停笔,几乎不写诗。芒克没有学过绘画,但是他几年前突然拿起画笔,开始画画。于是,现在的芒克有了另外一个身份,画家。   我无意将芒克的绘画看做是他诗歌生涯的一种补充或另一种延续。看完芒克近几年的绘画,再比较他早期诗歌的个性抒情,深感绘画对于芒克来说是他对人生感悟和生命体验的另一种表述。   了解芒克的人,都知道,他生性爽朗,事事随自然,绝不刻意。画家不是画画的机器...
精神涣散的宋庄——谈宋庄青年艺术家的创作现状发表于2010-10-26
  有幸受小钧兄之邀给《艺术市场》杂志写此文,谈谈宋庄青年艺术家的状态,当然这状态包括生存状态和创作状态。想说的太多,又觉得可说的太少。我自己对宋庄没有做太多的研究,只是靠自己这几年的所见所听之印象来跟读者交流。因我参与策划了正在展出的《玲珑塔-宋庄+云南青年艺术家展》,走访了部分宋庄青年艺术家的工作室,在跟他们交流中对宋庄有了一些个人的认识。   首先,来说下宋庄青年艺术家群体的构成。宋庄青年艺术...
上一页1 2 3 4 ...6下一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