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棒棒老田之烦恼发表于2016-11-24
  田棒棒成名之后,人就不一样了。   据说凤凰卫视请田棒棒录制完“鲁豫有约”,他大咧咧地跟女主持人握手告别:“哎呀,这么瘦,要注意身体呀!”四川美院的老师解读说,见多识广的田棒棒,眼光高了,心气高了,人也挑剔多了。   凤凰卫视节目播出后,田棒棒在重庆黄桷坪的名气仅次于四川美院的院长罗中立。过去在学院做模特的时候,他是很配合学生的。从1986年就开始在四川美院客串模特,到现在陆续二...
公共信任发表于2016-11-17
  有些城市的市长声称,再也不做城市雕塑了。为什么?做怕了。辛辛苦苦地为了让城市有文化,做了一些雕塑,在老百姓那里并不落好。最要命的,是老百姓会编出各种各样的段子和顺口溜;再坚固的雕塑,都经不住这些口水的喷洒。   城市雕塑总是很正经,或者希望很正经;段子和顺口溜呢,总是不太正经或者很不正经;而用不正经消解、调侃正经,就像随地吐痰那么容易。那些民间口头文学容易让人产生的多义性的联想,让城市雕塑防不胜防...
海边的守护者发表于2016-11-10
  清明小长假的时候,去了香港一些偏僻的地方,例如离岛之类,这些地方平时不会去。   那天在长洲岛的东湾海滨浴场闲坐,看到了让人难忘的一幕。   这是一个免费开放的海滨浴场,整个浴场有专人管理,收拾得干干净净,它并不因为它的公益性质,就凑凑合合,让游人将就。游泳区不过百米长,用防鲨网圈了起来。那天上午我只看到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脱了衣服在海边戏水,而浴场的专职救生人员却有四人,他们一丝不苟,按既定的...
乡村记忆发表于2016-11-03
  陪父亲回了一次老家,华北大平原上,山东和河北交界的一个村庄。   这是一次还愿之旅。父亲离家六十多年了,乡音未改,口味没变,乡情比过去更加浓重了。这次回乡之前,他请侄子在我爷爷、奶奶的墓地前修了一个墓碑,他回去要到老人的墓前祭扫,敬一炷香。   墓碑修得不错,但有一个遗憾,我奶奶的生卒年刻在墓碑上,但是何月何日却不详,只好刻成“忌月忌日”。父亲是记得奶奶去世日子的,“怎么不打个电...
到延安去发表于2016-10-27
  某地为了让新提拔的干部在思想上得到洗礼,采取了两项措施:一是下社区调研,二是乘火车到延安住窑洞,实地感受当年艰苦奋斗的精神。   下社区调研当然好,特别是带着需要解决的实际问题,深入社区调研,在听取公众意见的基础上,提出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这完全可以作为提拔或者考核政府官员的一种有效手段。   至于乘火车到延安去住窑洞,它的喜剧色彩不言而喻。   马克思曾经说过,历史总是出现两次,第一次是悲剧...
终于找到了少校发表于2016-10-20
  邓康延送我一张碟,深圳越众影视文化传播公司拍摄的纪录片《寻找少校》。“少校”是美军少校,一个在二战时期牺牲在中国云南腾冲战场的美国军官。故事是从一张照片引起的。一位研究二战的学者在腾冲和顺乡意外地发现了一张美军葬礼的照片:一棵巨大的榕树下,十几位美国军人在参加一个葬礼, 一口棺木正被放入墓穴。   照片的保存者是当地一位民间学者。1944年中国远征军收复腾冲的时候,他父亲是当地一个小照相馆...
你看到了方力均的哪张面孔发表于2016-10-05
  方力钧和他的光头图像是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标记。   作为标记,知名度高,影响力大,走到哪里都是新闻,媒体不请自到,记者们自带干粮,穿过大半个中国来找你。   标记的另一面,就是难免受到牵连。当代艺术一直到现在仍然争议重重。确实,在“当代艺术”的名义下,聚集了各种各样的人,做着各种各样的“艺术“,方力钧其实代表不了他们;然而,既然被人当作了标记,又没法不代表他们。所以,方力均难...
底层的表情发表于2016-10-06
  2007年“吾城吾乡”摄影展的年度大奖被刘耀良获得,他的获奖作品是《二线关》。   这是一个特别的题材,也是一个独到的视角。——“过关”、“出关”;“关内”、“关外”,这些特定的词汇,只有在深圳生活过,或在那个时候来过深圳的人,才能真正领略到它所包含的种种意味。...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