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陈履生:鬼斧神工的漆器时代发表于2018-01-31
  春秋战国(公元前770年~公元前221年)通过政治上的各种改革和变法,随着新兴的封建制度的逐渐确立和国家的强大,青铜工艺在巅峰过后转向衰落之后,进入到历史上的漆器时代。漆器时代是一个被人们忽视的伟大时代。从楚国(公元前1115年~公元前223年)到汉朝(前202~220年)的1千多年间,漆器时代的伟大创造,成为中华文明中的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的历史时期。作为世界上最早使用天然漆的国家,早在商周就很发达,而春秋战国时代漆器...
青铜器上立体的画发表于2018-01-29
  对于中国绘画史的梳理,唐代的张彦远有《历代名画记》,“叙画之源流”其中叙历代能画人名自轩辕至唐会昌计371人,其中轩辕时1人。在这一源流中,轩辕皇帝(公元前2717年~公元前2599年)作为古华夏部落联盟的首领,统一华夏部落与征服东夷、九黎族而又统一中华的伟绩,成为有记载的中华文明史的开端,而相应的绘画史的记载也从此开始。现代考古学的发展,填补了几千年来人们认识绘画史的空白,而随着考古发掘的新发现...
陈履生:再看《女史箴图》(下)发表于2018-01-28
  关于顾恺之的《女史箴图》,还有很多故事。这好像是名画共同的特点,如同现今分处海峡两岸的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怎么就弄出了“焚画殉葬”的故事而成为历史疑案。顾恺之的《女史箴图》原来收藏于紫禁城的建福宫花园内,慈禧太后因为宝爱而将其转放于颐和园。1900年(清光绪二十六年),八国联军侵华,驻颐和园的英军第一孟加拉骑兵团的约翰逊上尉将《女史箴图》掠走。这个实在没有太多知识的上尉在1902年回到伦敦...
陈履生:再看《女史箴图》(中)发表于2018-01-28
  顾恺之《女史箴图》是一部非常特别的教科书。它连接着汉代以来“成教化,助人伦”传统,“见善足以戒恶,见恶足思贤。留乎形容,式昭盛德之事,具其成败,以传既往之踪”。在这个传统中,如何遵守古代人所认同的价值观,就是通过绘画的方式,让人们看了画之后能够一目了然地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如何去行,如何去讲,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因为在中国古代,人们并没有更多的渠道能够获得这些文化传统...
陈履生:再看《女史箴图》(上)发表于2018-01-26
  顾恺之是中国绘画史上最前端的一位著名画家,也是在中国绘画史上流传至今话题最多的一位著名画家。   不管中西,画家往往都会有很多的故事,都会有很多的传说,关于顾恺之的故事和传说非常之多。在顾恺之的传说中,有很多方面都是饶有兴味的。他确立了中国绘画审美的价值观,确立了形神论,确立了中国美学的基础,可是,围绕着他的人的各种传说,对于今天的艺术家仍然有很多的启示。比如说,顾恺之为了艺术的“痴&rdqu...
美的萌发发表于2018-01-25
  人类的进化与进步,文明的发生与发展,是因为对未知的领域充满着好奇并不断探索。在那遥远的洪荒年代,猿进化到人的直立行走,翻开了人类历史的开篇。原始人类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在无衣无食的时代中,人类的生存是在自然的法则下穷尽自然的所有,在依靠自然的电闪雷鸣之后,人们发现了火,从而带动了人类走向文明的进程。以火来烧制泥土而成为陶器,是人类文明史上的最重要的一步,由此而出现的审美,平衡、对称、圆润、细腻...
对笔墨的探索和创新发表于2018-01-23
  对于中国的笔墨,各人有各人的看法。有人奉为圭臬,有人视为零,各抒己见,各有所好。但是,有一点我是始终坚持的,笔墨是建立在书法的基础之上。首先“骨法用笔”非常的重要,如果你不能写好字,或者你对中国书法没有自己的认识和理解,或者你对于“墨分五色”的用墨方法不能有独到的见解,我想他的笔墨可能是极其普通的,而这种普通的笔墨往往让人们能直白的看出他的思想和境界,更谈不上什么“气韵...
自说自画发表于2018-01-23
  我画的山水画显然不同于当代很多山水画家,或者不同于当代每一位山水画家。当然,我也区别于历史上的那些著名的山水画家,和他们拉开了距离,表现出了当代的特色。中国的山水画不同于西方的风景画。山水不同于风景的最重要的特质就是山水是来自于心灵的,而不是来自于眼前观感的写照。虽然眼睛所看到的自然的风景,包括名山大川,哪怕是无名而能引起共鸣的小山小水,都会融入到自己的创作中。山石的结构、山石的皴法,还有一些...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