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当代艺术

杨小彦

杨小彦

RSS订阅

1957年6月22日出生于广州, 中山大学教授,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学历:...详细

统计信息

浏  览: 25978

文  章:172篇

评  论:10篇

 
杨小彦:谁来改写历史?——对“首届广州九十年代艺术双年展”的...发表于2018-07-12
  想写上世纪九十年代,但迟迟未曾动笔,因为九十年代不单纯了,杂事多,杂念更多,不像八十年代,一部《追捕》,居然感动了整整一代人,让我们记住高仓健的英雄形象;一部《上海滩》,周润发饰演许文强,打完枪后,从容地吹一下枪口冒出的烟,这个动作居然风靡全中国,成为年轻人效仿的对象。更可笑的是,《姿三四郎》连续剧在中国上演引发了空前的收视狂潮。可能武汉人比较性急吧,和广州一晚一集不同,一晚放两集,最后干脆一晚...
杨小彦:像与不像,是一个问题发表于2018-06-01
  几乎所有绘画外行的人,一方面说自己不懂,一方面又不断发表见解,以表示其“懂”。所表示者,八九不离十,就一个字,“像”,或者不“像”。小时学画,怯生生见老师,老师问,脸皮厚吗?听着紧张,赶快说,厚呀!接着问什么意思。老师说,因为很长时间都画不像,别人会损你,所以学画要脸皮厚。果然,老师带出来湖边写生,旁边围一群人,议论纷纷。这个说,画得一点也不像,小路都跑天上去了。那...
杨小彦:画外光的“反动”发表于2018-05-09
  因为,一,印象主义第一次正确地把绘画变成了科学。点彩派修拉说,艺术就是科学,所以,他的画要经过起物理学的光谱分析。莫奈在不同时间画同一景物,因为他知道,不同时间的阳光,色彩倾向不一样。   二,印象主义第一次把油画从贵族的手中解放了出来,变成了平民的艺术。比如,他们不再强调油画的古典质地,非得把画面磨得像镜子般光亮,非得表达物体的质感与深度,风格上还要“得体”。他们需要的只是“自...
杨小彦:小心隐瞒风格发表于2018-04-11
  和91岁的徐坚白老师聊天,谈起过去的绘画创作,老人家缓缓地说,因为早年就读美国芝加哥美术学院,接触到现代主义艺术,所以,为了平安,在广州美院油画系教书时,尽量抹去那一段经历,不说不提,免得被批判。我问,如何抹去?徐老师说,积极去画主题性创作呀,寻找斗争题材呀,还有就是,不要把颜色画得那么好看呀。我点头称是,觉得徐老师这一辈子能够平安,的确不容易。
杨小彦:中国抽象艺术有“先天”的悲剧色彩发表于2018-03-05
  就艺术来说,抽象是一个问题。   当年我在广州美院就读艺术理论研究生,迟轲老师布置的课业之一是翻译西方艺术理论与相关文字。我其时翻译了康定斯基《回忆录》中的一段,希望通过这位抽象艺术的鼻祖的亲身经历,了解与认识抽象艺术的意义与价值。在回忆中,康定斯基生动地描述了他是如何创作出人类艺术史上第一幅的抽象画,是什么原因刺激他做出了这决定性的一步,以及应该如何解释与理解抽象艺术。   在这里,我想还是...
杨小彦:漫画是自由的尺度发表于2018-08-29
  好几年以前,听说有一个记者采访广东老漫画家廖冰兄,请他谈谈“幽默画”。没想到记者才说完,廖老就瞪起眼,嚷道:“我不是画幽默画的,我的画是战斗的。幽默画和我没有关系。”   我和廖老认识多年,但一直没有机会问他是否说过这样的话。现在想问也恐怕来不及了,因为他已经年过九十,患老年失忆症,无法回答这一类需要记忆的问题。但他的说法却让我记住了。后来我去了北美,平时常到图书馆逛,无意...
最好的艺术,不是写生出来的,包括我自己发表于2018-07-05
  近十年来,我一有时间,或者一有机会,总是和绘画界的一些同伴出外写生。对于职业画家来说,这是他们的专业标志之一,其中的探索是颇为严肃的。我则不然,纯粹是休息,好排除一下因批评思维过重而累积的瘴气。   不期然,写生在今天居然成了风气,仿佛不写生就会有这个或那个问题。其实,我一直以为,写生没那么重要。就百年艺术史来说,写生之所以重要,甚至成为和守旧相对峙的一个说法,背后是大有原因在的,个中真相就不...
趣味的专政发表于2018-03-23
  围绕着当代艺术的议论一直余音不断,欲罢不能。前販處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这样一种说法,认为西方艺术整个就是阴谋,通过巴塞尔艺术展等,用“他们”的“看不懂”干掉“我们”的“看得懂”,从而达到颠覆的目的。有观点认为国际上的当代艺术是美国中情局动用马歇尔计划和庞大资金的冷战策略,而当代艺术“不追求美” ,这言论我听着,背后直冒冷汗,以为一场斗争会又要来临了...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