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当代艺术

杨小彦

杨小彦

RSS订阅

1957年6月22日出生于广州, 中山大学教授,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学历:...详细

统计信息

浏  览: 25880

文  章:172篇

评  论:10篇

 
美是一种偏见发表于2018-03-09
  1922年,著名报人李普曼在《公众舆论》中指出,人们一直生活在巨大的成见库之中,每天被各种成见所包围。他慎重地说,由于个人经验有限,人们绝大多数的知识都来自媒体的宣传,来自道听途说,来自由来已久的解释,结果是,所有这些叠加起来,就构成了超越个体的流行偏见。   这么多年过去了,李普曼的结论竟然一直没有被推翻,成见库就像无处不在的基因,不断地塑造着人们日常交流的信息形态与内容,让他们在各种场合不停地...
抽象作为一个问题发表于2018-01-29
  就艺术而言,抽象是一个问题。   当年我在广州美院就读艺术理论研究生,迟轲老师布置的课业之一是翻译西方艺术理论,我其时翻译了康定斯基《回忆录》中的一段,希望通过他的亲身经历了解与认识抽象艺术,包括意义与价值。在回忆中,康定斯基生动地描述了自己是如何画出人类艺术史上第一幅抽象画,是什么原因刺激他走出这决定性的一步,以及应该如何解释与理解抽象艺术。
美在哪里?发表于2018-01-11
  几乎所有人面对看不懂的艺术,都会发问:告诉我,它美在哪里?   我是那种不断被人追问这一问题的人之一,因为我是所谓的艺术理论家,做艺术批评。也就是说,我是那种不自量力的人,希望告诉观众,艺术意味着什么。或者通俗说,如何看懂艺术。   的确,二十世纪现代主义制造了艺术和公众的对立,结果是,越是让人不懂的,就越是艺术;相反,看得懂的可能就不是艺术。其实,这只是表面现象。在我看来,现代主义艺术中,也有...
手稿或许会揭示一部隐秘的艺术史发表于2018-01-10
 手稿本身就是一部艺术史,或者说,是一部隐秘的艺术史。我们有一部正常的艺术史,一部艺术的通史,这一部正常的艺术史,通常都是一代又一代的杰出的艺术家以及他们的作品的炫耀史、评价史、定位史。我们看到的艺术史,基本上都是这样的历史。至于定位本身是否准确,评价是否合适,炫耀得是否让人服气,背后有没有一些让后人感兴趣的内容,我想,这都是一些争论不休的问题,几乎是各家说各话。而在这样一部正常的艺术史的后面...
记忆的投影——叶向明的夏日梦发表于2018-01-05
  留着一头长发的叶向明,我一直以为他在做梦,除了应付日常俗务以外。   我一眼就看出来,叶向明有着两付面孔,对外,他是哥们,为他人着想,努力让朋友高兴,温和,该做的,绝不退缩,而且尽量认真去做;对内,他则生活在个人孤独的梦中,不理会世界的变化,不理会别人的猜测,不理会激烈的意见或热情的赞扬,我行我素,不依不饶,不舍不弃。   有意思的是,他的这两付面孔,一,不矛盾;二,不遮掩;三,不做作。...
喧嚣的结构——龙虎水彩造型背后的调侃与跃动发表于2018-01-05
  我认为龙虎是王肇民之后中国水彩值得认真讨论的艺术家。   要讨论这一点,我想首先要讨论著名艺术家王肇民及其影响,否则无法理解我所说的“认真讨论”的意思。   广州美术学院因为王肇民,加上王之前的李铁夫,他们在水彩画上的造诣与成就,而形成了中国第一个具有民族特色与独特气派的水彩画流派,开创了属于中国自己的水彩艺术传统。对这一出现在南中国的水彩现象稍做研究,我想我们就不会轻易苟同一种过度...
李铁夫研究之困境发表于2018-01-05
 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的学生,都会为母校曾经有李铁夫这样著名的艺术家感到自豪。特别是从油画系毕业的学生,早期课程之一是观摩李铁夫油画原作,体会他在油画中所表现的技巧。尤其在难得一见西方油画原作的条件下,揣摩李铁夫数量有限的原作,从中寻找“地道的西方元素”,会深刻地影响学生对油画的认识。今天,广美油画系也许不会再安排这样的课程了,一是李铁夫的原作有一个保管问题,总是拿出来会对作品造成不可...
潜行水中的斑澜 胡家两代人的水彩之我见发表于2018-01-05
 谈论广东水彩,我们往往注意前辈李铁夫,他那潇洒流畅的笔触,对物像精到准确的刻画的水准,引起了人们高度的关注。继之则是对王肇民那些造型奇崛突兀、色调简洁大方的结构性水彩产生强烈的共鸣。但正是因为他们的杰出成就,加上一些其他的原因,我觉得我们在讨论广东水彩画的成就方面,多少有一个缺失,那就是对胡钜湛、陈秀莪夫妇在水彩实践方面独到而长期的贡献缺乏深入的研究,恰恰是他们的努力,让广东水彩获得了坚实的...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