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当代艺术

杨小彦

杨小彦

RSS订阅

1957年6月22日出生于广州, 中山大学教授,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学历:...详细

统计信息

浏  览: 10032

文  章:157篇

评  论:10篇

 
命名就是历史发表于2007-04-03
  辨识历史和对历史事件的命名是分不开的,但由此也带来了一种惯习,那就是追问命名的“正确含义”,回答诸如“是什么”一类的问题,以为不这样就不足以认识历史。而正是这种方式,恰恰容易造成对历史的误解,以为历史的真实和对命名的定义不可分离。   我的看法是,与其追问命名本身,不如寻找造成命名的具体原因、解释方式、发展动力以及可能的结果。这种做法是明智的,因为这样做只能让我们更接近事件,或者让我们更关心...
厕所、卡通与反抗的利润:跨文化的艺术现实及其获利方式发表于2007-01-19
  关于厕所,艺术家陈劭雄说过一段话:“现在,广州的人们为了赚钱忙得根本就没有时间看书,更不用说欣赏艺术了。所以,我们想,上厕所也许是人们惟一还可以看书或看艺术的时间。把装置做在厕所里,是做艺术有效的办法。”这段话引起了活跃在法国靠艺术主持的身份吃饭的侯瀚如的兴趣,他在陈劭雄这段话中“读”出了“广州的城市景观和人们视觉的戏剧性变化”来。他说:“‘占领厕所’只是证明他们对于介入社会现实的必要性的肯定...
“话题”和“作品”发表于2006-12-12
1992年似乎可以叫做“王广义年”。这一年,在“广州艺术双年展”上,他的《大批判系列》获得成功,不仅拿了头奖,而且还引出了 “政治波普”这么一个艺术的“话题”。从那时开始,《大批判》就成为了王广义的同义语,成为了中国“政治波普”诞生的象征,他本人的名誉、利益、地位,也自然和这个象征大有关系。   记得在获奖大会上,双年展的主持人吕澎机警地要求王广义摘下他整天戴着的墨镜。吕澎可能担心他过于抢眼,会让那些...
“卡通一代”之后 ——对年青生活的一种态度与期许发表于2006-11-15
  辨识历史和对历史事件的命名是分不开的,但由此也带来了一种惯习,那就是追问命名的“正确含义”,回答诸如“是什么”一类的问题,以为不这样就不足以认识历史。而正是这种方式,恰恰容易造成对历史的误解,以为历史的真实和对命名的定义不可分离。   我的看法是,与其追问命名本身,不如寻找造成命名的具体原因、解释方式、发展动力以及可能的结果。这种做法是明智的,因为这样做只能让我们更接近事件,或者让我们更关心...
作为社会身份的“艺术”“艺术家”及其承认的逻辑发表于2006-08-25
  贡布里希在《艺术发展史》的“导言”的第一句说:“实际上没有大写的艺术,只有众多的艺术家。”当此书在上世纪80年代中,经范景中翻译出版中文本后 ,这句对“艺术”多少有所怀疑的断言,就随着贡氏理论在中国美术理论界的走红而广为人知了。其实,贡氏的意思是清楚的,他不去追究时人对艺术的一般理解,而去讨论那些估且被称为“艺术家”的作品及其历史。因为,如果先从“艺术”的定义出发,作为文化史学家的贡氏就不用写这么...
上一页 1...17 18 19 20 下一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