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南溟专栏-当代艺术-观点-雅昌艺术网
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当代艺术

王南溟

王南溟

RSS订阅

1962年生于上海。华东政法学院法律系毕业。现为职业艺术家、批评家兼独立策划人。长...详细

统计信息

浏  览: 13573

文  章:46篇

评  论:19篇

 
“星星美展”、“八五新潮”的“生命之流”及罗中立的《父亲》之...发表于2007-01-06
  一 “星星美展”:情绪化声音何在?   对“星星美展”来说,有一个背景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随着1976年毛的去逝,宣告了“文革”的结束,和1978年邓小平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出台,出现了一个思想解放的时代,所以到了1979年是中国思想史上又一个大鸣大放时期,主要是人们终于能够谈论在“文革”时期不能谈论的事情。也就是说,发出了与“文革”时期不同的声音,这种声音不是来自民间,而是来自于从上而下的...
后殖民主义批评与民族主义批评的区别:答河清发表于2006-12-12
  一、河清的“后殖民”与“新殖民”区分:错在不知道“现代性”   河清的《莫把新殖民误作后殖民》是附在《可叹的“狗不理”学术》后面的,文中虽然针对吴味,但还是针对我的后殖民批评(也可以称后殖民主义批评),而且在这篇文章中,河清重提我与周彦关于中国当代艺术与“中国符号”的争论,河清说:   在完稿之际,忽然发现吴味先生发表了一篇《“后殖民当代艺术”批评中的普遍主义与国族主义》一文。本来我不想多说...
反对“过度阐释”的评论:回答刘子建与皮道坚发表于2006-10-25
  《无边的吹捧:皮道坚的“实验水墨”评论》是我对评论活动中“过度阐释”(请刘子健注意这个关键词)的批评,从这个原理出发,凡是“过度阐释”的评论都是要受到批评的,皮道坚只不过是一个现成的事例罢了,而刘子健写的《批评的失态:评王南溟的“无边的吹捧”》一文(注一),并没有证明出皮道坚的评论不是“过度阐释”,其二、那些东拉西扯的文字也没有一个是站得住脚的,即刘子健平时喜欢写文章但一点学理都没有的,而皮道坚在...
把“中国牌”打回老家去——看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发表于2005-06-21
  一、张永和建筑:“熊猫馆”后还不忘搭“竹棚”   中国人都是熊猫吗   在2005年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策划人蔡国强喊着“打中国牌”的口号下,张永和积极配合,又拿出了他的成名作的材料――“竹子”来做作品,这次中国馆的计划是张永和用竹子修建一个长52米、宽29米的户外竹棚,还称要把户外庭院转化成传统中国园林和当代建筑的混合的流动空间,而竹子部分将由中国南方的传统竹匠制作。   张永和的这种作品显然...
“上海双年展”也要成为“寡头政治”吗?发表于2004-09-14
  我一直将当代艺术制度在中国的引入看成是对社会民主制度的某种尝试,就象科学社会主义(我称其为“乌托邦社会主义”)总是要举巴黎公社作为事例那样,因为当代艺术从它的源头上,即早期前卫艺术来说,就是从反对体制开始的,所以反对体制同时也是当代艺术思考的一部分,而且是更重要的部分,即我们已经从当代艺术的制度变化看到民主制度的脉络,“双年展”原本是使当代艺术更加开放的诉求,而策划人制度也是学术民主的一个保障机...
从渠岩的新作“权力空间”谈起发表于2005-12-20
  渠岩的新作《权力空间》由这样几张大照片组成-拥有公权的办公室及其摆放的豪华办公桌椅,本来这些办公桌椅都是人们见怪不怪的东西,但经过渠岩的镜头聚焦后,就形成了一个问题情境,这些豪华的办公室及其桌椅与行政权力之间的暧昧关系,这是一个公权私有化的场所,豪华的办公桌椅只是一个透视公权的代码。渠岩的这组图片正在上海多伦美术馆展出,应该说,凡有公权反思能力的观众站在渠岩的图片面前肯定会引起共鸣,而对渠岩来说...
上一页 1...3 4 5 6 下一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