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观点专栏专栏作家
彭德:半隐于市张士增发表于2017-05-03
  张士增去世半个月,我才得知消息。我推测他不想被老友们周知死讯,以免大家按丧礼俗套送送花篮,走走过场。夜阑人静,写下这篇回忆录,作为结识他的纪念。   1982年6月,《美术》编辑部和湖北美协联合举办“神农架美术理论会”,张士增是组织者,与会者有何溶、周韶华、沈鹏、叶朗、茹桂、贾方舟、皮道坚、彭德、陈云岗等。同年9月,我受《美术》副主编何溶邀请,在编辑部客串三个月,同张士增、栗宪庭、王小箭在...
彭德:何新的新书置疑发表于2017-05-03
  有人向我介绍何新的《希腊伪史考》,说该书声称古希腊文明是伪造的赝品。作者援引考古学家的判断,指出希腊古建筑遗迹原本属于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经过后人改装,时间上限提前了一千多年;又援引德国学者的考证,认为古希腊文字是古希伯来语言、迦太基文字的分支和变体,希腊神话来自于中东亚裔人种。总之,欧洲文明的精华不过是拼凑的骗局。在追求吸引眼球的当今世界,这部书如果出自学子之手,不失为惊世之作,不过当它出自身份...
彭德:别了,斯诺登发表于2017-05-03
  斯诺登以一己之力揭露美国当局,不仅成为全球新闻的热点,也会成为人类文明史绕不开的人物。无论他出于什么动机,他的自由意志和同权力抗衡的行为都值得推崇。   美国是崇尚自由意志的国度,斯诺登的行为本来给美国精神长了脸,可是美国当局却因为自己的愚蠢举动让自己丢了脸。国家的安全要靠对内民主与对外平等来实现,而不能求助于鬼鬼崇崇的监控。另一方面,中国的左派支持斯诺登,只是满足于看美国的笑话。这种看笑话的...
西安画坛侯拙吾 通过人类摧残过的大自然表达忧患意识发表于2017-04-25
  侯拙吾是不可多得的才子。   在崇尚平和稳健的西安画坛,侯拙吾的艺术很特殊。他表达忧患意识的观念水墨画,画的不是赏心悦目的山水,而是人类蹂躏摧残过的大自然。在他的笔下,山水已经不是人类的家园,仿佛变成了吠陀世界的末页或马丘比丘毁灭的先兆。他以象征手法和写实技法,将各种各样的矛盾因素并置在他的画面,达利、女鬼、戏剧人物和政治领袖,都成了画中山水的主宰者或客串者。他给树干包扎绑带,或将树干幻化成动...
终南山造就的艺术家樊洲发表于2017-03-30
  樊洲是终南山造就的艺术家。   樊洲筑室终南山,看山读山画山,寻找独特的表现方式。他的画风同老长安画派和新长安画派名家相比,大不相同。以代表作而论,赵望云是写生山水,石鲁是性情山水,何海霞是结构山水,罗平安是符号山水,崔振宽是解构式山水,陈国勇是心象山水。樊洲的山水画分三型,都具有人文意味:一是寓意山水,二是书写山水,三是乐律山水。其中,寓意山水和以行书笔法入画的山水画,具有明显的中国意味,同...
1981“西安首届现代艺术”展艺术分析发表于2016-12-29
  最早对参展作品进行艺术分析的是邵养德。他在1985年第6期《美术思潮》发表《幻觉与现实》,追记西安首届现代艺术展览,侧重艺术社会学角度,评议了《走向2000年》、《昨天·今天·明天》、《飞天》、《黑色的神秘》、《X》、《大地》等6件他看好或引起争论的作品。   2014年,《西安首届现代艺术展文献展》研讨会,参展者一致表示,他们不同于星星美展把艺术当做工具的方式,认定自己的艺术探索是纯艺术的探索...
1981“西安首届现代艺术”展人物志及艺术分析发表于2016-12-15
  刨根问底,《西安首届现代艺术展》的核心成员和外围人物,都不是等闲之辈。尤其是美院之外的一帮文艺青年,多为高干子弟,优先见过世面又了解官场内情,是那个时代的先知先觉者。在当代艺术成为可能的必要条件中,知觉解放与观念先行特别重要。   王甦川的父亲是西藏驻西安办事处主任。高洺的父亲是刘邓大军早期的领导人之一。芦苇出生在中南海,父亲在林伯渠手下做事,母亲在中南海做护士。她曾抱着芦苇碰见散步的毛泽东,...
艺术转型的代价发表于2016-12-08
  中国艺术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变,从一元到多元的转变,是一条充满意外和坎坷的道路,西安现代艺术展提供了证据。对参展者的调查尽管不了了之,可是到了1983开展“清除精神污染运动”,高洺、李晓明、王甦川、张光荣等人据说组织或参加违反道德的贴面舞会,都被收审了。他们参加现代艺术展似乎是附加的不良行为,后来证实是主要罪状。1991年,李晓明和高洺分手,重新结了婚。岳父是高级人民法院的副院长,对李晓明进行了...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